登录

【对话】成都时间:变革之年 如何突围?

2022-02-28
1325
172

作者:亿邦动力网
来源: 亿邦动力

news-ad

【亿邦动力网讯】4月20日消息,在2018全球跨境电商·成都大会上,跨境阿米Show总编程桂良、成都海关监管通敢处副处长杨龙、国家外汇管理局四川省分局经常项目处副处长李锐、伊藤洋华堂电商总经理龚月亨、成都信通公司副总经理齐鹏进行了题为《变革之年 如何突围?》的讨论。

国家外汇管理局四川省分局经常项目处副处长李锐表示,外汇局支持跨境电商发展方面主要的重点是支付渠道方面,就是跨境电商便利化的支付。重点是开展对三方支付机构的培育。他还表示,在保税背后,以及直邮这两方面,海关监管方式应该是1210 1139 9610,我们要和相关部门进行合作,对电商企业的名录要取得,在系统里进行特殊的标识。

成都海关监管通敢处副处长杨龙介绍了,今年一季度成都跨境电商进出口的情况。今年一季度成都跨境电商进出口的清单30.4万单,去年全年总共是28.6万单。综试区落地成都后跨境电商直线上升。对于贸易的碎片化,他表示,成都海关的监管方式制定首先是复制了杭州综试区相关,还有提前申报,三单对比,清单自动核范,货到验范,及全程无纸化的监管模式等。

伊藤洋华堂电商总经理龚月亨表示,对于时代和市场的变化之快,要做的就是顺应变化。他指出,目前作为零售来说,由线上到线下,核心还是在经商。以前很多人更多关注的是商品和场地,而现在首先要考虑的是顾客。

成都信通公司副总经理齐鹏以信通为例,讲述了信息化服务平台如何做大跨境电商,他表示,要充分利用区位优势,包括一带一路的节点城市,包括消费能力,还有枢纽等条件,将通关服务平台的能力逐步提高。

据悉,2018全球跨境电商·成都大会以“产业升维 贸易重构”为主题,由电子交易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成都市商务委员会指导,中国(四川)自由贸易试验区成都管理委员会、成都海关、国家外汇管理局四川省分局、成都市国税局支持,亿邦动力主办、成都市跨境电子商务协会承办。

跨境电商平台【对话】成都时间:变革之年 如何突围?

温馨提示:本文为速记初审稿,保证现场嘉宾原意,未经删节,或存纰漏,敬请谅解。

以下为演讲实录:

程桂良:大家好,我是阿米。是第二次来到成都,今天是非常好的日子,为什么这么说,昨天从外地过来成都都晚点,我是凌晨4点到了成都,但是7点我就醒了,为什么呢?成都太多好东西了。刚刚我们的主持人已经介绍完几位嘉宾,成都有很多很好的东西。稍微花一点时间介绍一下我自己,因为这几位都是成都本地的领导以及著名的品牌企业,我叫程桂良,也叫阿米。我的经验很有意思,我2003年参加工作,做出口到采购,跑到非洲待了两年,差点把命丢了。2008年回到中国以后,我干的事情跟汇美的老方有点像,我没有做外贸,我就做零售了。2014年种种机缘进入电商,我跟大四川有点关系,当初投资方跟大四川有点关系,现在做中美海运物流,又在做美国线下,又在做媒体,现在我所有经历都在做媒体。讲那么多,我就一个工作,就是把成都优秀的东西带到沿海去。今天有很多沿海优秀的企业回来,比如环球易购的老吴,还有福建纵腾的李聪。

李总现在有什么政策是可以跟我们讲一讲吗?

b2b【对话】成都时间:变革之年 如何突围?

国家外汇管理局四川省分局经常项目处副处长李锐

李锐:外汇局支持跨境电商发展方面主要的重点是支付渠道方面,就是跨境电商便利化的支付。重点是开展对三方支付机构的培育。应该说从2013年开始,国家外汇管理局就在五个城市17家支付机构进行了试点,2014年的北京又增加了5家,主要是通过银行为小额支付的跨境电商提供集中的收付和结售汇。2015年扩展到全国。对于满足条件,有技术、合规的支付机构可以申请开展试点。支付机构的试点的确有它的优势,也弥补了银行传统支付,主要是快捷化。试点支付机构化,一般一天能完成相应的支付。以前境外支付机构大概需要7天时间,包括四川这边也在积极支持支付机构的培育和发展。2016年四川也批复一家本地的支付机构。主要是这方面。

程桂良:为什么第一个问题问李处呢,因为我当年在非洲,2006-2008年在非常,我们是把中国商品进口到那边,我们清关拆柜然后进仓,我每天干什么?每天早上一次,下午4点一次,在批发市场转一次,看看谁卖我的货,谁该有钱,每天走过去跟他说“把钱给我。”然后把现金收回来了,一天少的可能就一万美金,多的十来万美金,钱拿回来,然后飞到香港钱就进来了。这里还有另外一个问题,我听到一些企业反应说,他们在银行办进口结汇的时候,银行说需要根据外汇局进行报关验额,但是系统里没有这块电子信息,导致银行没办法核验,有银行拒绝为企业办理,这种情况怎么办?

李锐:去年总局下发了一个通知,通知就是对于进口付汇的时候要进行报关单核验,这是一个背景。保税背后,以及直邮这两方面,海关监管方式应该是1210 1139 9610,我们要和相关部门进行合作,对电商企业的名录要取得,在系统里进行特殊的标识。另外一方面,我们处里也进行了研究,企业也可以在当前情况下通过真实的交易凭证,比如说发票,包括在海关取得的纸质报关单也可以在银行进行付汇。总局和海关总署就数据的交换也在进行协商,我们可能要加快进度,在数据取得后早一点开展报关单位核验工作。

程桂良:看来外管为成都跨境电商发展做了很多的政策支持。其实还有一个问题,你看我们在银行,包括纵腾的李总,环球易购吴总都讲到一点,跨境电商其实在不断的升级变化。包括整个产业监管,作为跨境电商企业,你刚刚提到很重要的词1210,我们有什么需要注意的要点吗?可以跟朋友们讲一讲吗?

李锐:现行外汇贸易管理政策应该是2012年开始执行的,主要是从收支端,通过企业,通过真实性的交易凭证直接到银行办理,不向以前需要到外汇局领核销单。从管理上来讲,其实也就是一个总量监测,总量核查,动态监测,分类进行管理。对企业来讲,既便于他的收支和结售汇,另外也是提升了管理效率。

跨境电商和传统的进出口方式应该说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只不过在交易撮合方式存在着一些差异,这种情况下其实是一样的。第一个是要开展名录登记。从事进出口的企业才能通过银行进行收支。第二凭交易单证的真实性到银行办理。只要是真实的货物贸易就可以到进行,不受额度等限制。第三对转口贸易、贸易融资、贸易信贷等也需要。

程桂良:谢谢李总,告诉我们怎么快速、规范怎么稳定的把钱拿过来。刚才讲了一半,为什么我差点把命丢了,当时在西非的,不是有美国特种兵糟了吗,我们就在那里夹着,本来不在那边,但是原来的那个地方太麻烦了,所以跑到诺美。我们那时候是小小企业,公司不在尼日利亚,把目的地港改成诺美,我们可以重新建仓,重新做批发,但是作为成都跨境电商要立足本地,但是成都有很多的电商,有中欧铁路、机场、空港,鞋、汽配,还有成都最优秀的人才,所以不可能像当年那样走来走去。这里要请教海关的杨处,在清关那边是整个跨境电商的核心点,有哪些策略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吗?钱知道怎么回来了,那么货怎么出来,有请杨处。

跨境资讯【对话】成都时间:变革之年 如何突围?

成都海关监管通敢处副处长杨龙

杨龙:你说的是策略,从海关来说就是有具体的措施。介绍措施之前先给各位朋友通报一下今年一季度成都跨境电商进出口的情况。今年一季度成都跨境电商进出口的清单30.4万单,去年全年总共是28.6万单。综试区落地成都后跨境电商直线上升,也给海关监管带来了一些新的要求。咱们知道跨境电商的贸易主要是碎片化,我们的监管也要有不同的理念。成都海关秉承着审慎、包容、创新的监管方式制定相关的措施。

具体的措施,首先是复制了杭州综试区相关,还有提前申报,三单对比,清单自动核范,货到验范,及全程无纸化的监管模式等,货来了是电子化,三单对碰,直接过机,风险分析后没有问题的话就直接进入放行状态。还有就是对物流方面,全程物流电子监控,网购保税进口的商品,入区的手续,实现现入区后报关。保税零售业务的账册,建立账册管理制度,对工作方式全年实现365天无休日,只要你一来我们就先报,报了就验,验了就放。

程桂良:我这里稍微打断一下杨处,你们可能很难体会杨处365天无休什么意思。跨境出口货交给了孙总,交给了李总,后边就不管了。你知道海关的领导每天要做多少工作量吗?因为涉及大量的数据检测检验,包括查验等等,这个话可是代表着很浓厚的感情。

杨龙:我们做了很多承诺,24小时必须通关。综试区落地后,我们基本没有接到什么投诉。我们还和成都商务委对接了电商公务平台,在座的企业在海关备案后就可以直接到商务委进行注册,注册后就可以进入海关统一板块,就可以直接办理相关报关手续了。

我们还参与市委市政府的招商引资工作。今年成都市政府推出了中国成都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2018工作实施方案,我们也要结合地方政府,地方政府代表的是企业的诉求,结合地方政府的诉求,我们和总署相干政策,在强化监管、优化服务方面今年也会落地相关的具体措施。

程桂良:大家这里应该有掌声。因为杨处把从宏观到执行以及招商引资,尤其说了那句话,365天不休息。刚刚我们在中午碰头的时候讲到一个词叫“招商引资”,如果昨天来到现场可能会听说到推介会,我是作为我们成都跨境电子商务专家委员会的委员之一,我也是带着任务,我在沿海做一件事情,我要把跨境电商川军团带到大四川。今天早上有一个年销售10亿的跟我说“我要扩大”,扩大到300、400。川军要回到四川发展,可以不。

讲回把命丢的故事,还是中国安稳。回中国干嘛呢?2008-2014年干了一个事情,其实我就是把传统外贸跟我们老大,我们当时自己是做晚礼服,我们出口平均单价是200美金,单价是非常高。我们花了6年的时间,我们去做全球的实体连锁加盟,我们做线下去了。说到线下我们必须承认一点,中国近代很多的零售,很多的流通其实是从日本学习的,包括大家很熟悉的7-11,包括成都的优秀企业伊藤洋华堂,作为已经在成都本地做线下那么成功的中外品牌,伊藤洋华堂在大四川有非常优秀的线下渠道,理论上说线上线下的融合其实并不是那么容易,你们为什么会去做这块的动作,从线上走到线下有什么可以分享给我们大家的吗?

出海资讯【对话】成都时间:变革之年 如何突围?

伊藤洋华堂电商总经理龚月亨

龚月亨:大家好,今天非常荣幸参加今天全球跨境电商成都大会,说到分享,我在这里有一个同样的疑问,成都伊藤洋华堂在成都20年了,线下得到很多顾客的支持,为什么要做线上?从目前的外部情况来看,大家也知道时代的变化非常之快和大,变化和我们公司经营理念非常向契合。成都伊藤洋华堂经营理念一直没有变,就是顺应需求变化,彻底贯彻基本。顺应需求变化,第一个就是市场的变化。包括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应该是非常快,特别是线上,双十一数据对外国也好,对零售业来说影响力非常大。其实我们市长也经常提到,每年大概有上千亿的销售,一年利润额200多亿,但是为什么在线上都做不好。在日本伊藤洋华堂2005年就开始做全渠道,但是到现在为止摸索当中。日本同行以及公司内部极端都在了解,伊藤对电子商务方面的发展情况怎么样。

2009年我们做了网仓,因为受外界的影响没有许可证,做得可以说是非常失败。我们在支付也好,库存管理也好,在营销也好。只是依托实体店在做我们的销售。为什么这个时候要做,首先是政策。2005年政策对外开放了,所以我们去年筹备。在高新区政府和市政府关心下我们成立了一家公司,但是目前作为零售来说,由线上到线下,核心还是在经商。但是我们怎么样把互联网工具用好,我们从去年到今年也交了很多的学费。京东也好,阿里也好,他们的技术非常成熟,但是我们从线下到线上,平台搭建,还有人和仓的构建当中,以前很多人更多关注的是商品和场地,我们做实体店的时候,怎么把商品导入进来,怎么把卖场做好,让顾客体验到服务和差异。我们提供洗手间、婴儿室,这些怎么搬到线上来,我们也在摸索。我们希望借助这个力量在线上把伊藤的经营理念和好的方法推上来。

现在首先考虑的是顾客,因为顾客几年前就在给我们提意见,现在中国成都电子商务发展那么快,伊藤为什么不做电商,可能很多人不了解。首先是政策。其次是渠道和供应链建设的问题。虽然现在供应链90%都是国内的,但是随着改革开放和政策的放宽,我们怎么能够把好的商品导入进来,这也是进入跨境电商的一个想法,也是一个最终目的。也希望把好的东西通过平台给成都市民带过来,我们的定位是做成都区域电商。希望大家更多的关注,因为现在正在筹备和孵化当中,希望各位同行,包括刚才听了很多嘉宾的讲解,的的确确从当中学习到很多东西。接下来我们也会利用政府相关政策,包括协会以及企业一起来探讨,向大家多取经。

谢谢。

程桂良:作为成都本土企业很勇敢接受时代的挑战,接受消费者对他要求的改善。如果未来做跨境电商,无论做进口还是出口一定会遇到那个词KYC,就是做公司审核,KYC也可以理解成了解你的客户,就像龚总刚刚所说的,有一些人可能没有成功就会变成杀死你的客户。消费在进步,四川是天府之国,自古以来就是富裕的,安稳的,大家都享受生活,很懂得生活。在消费升级的时候,大家觉得我在家里面买到全世界东西,也可以把家里的东西卖到全世界去。您对关、检、汇、税业务流程有什么需求吗?

龚月亨:听了李处和杨处的谈话,从去年自贸区的协定,很多的企业,包括相关的同行也给我们介绍,就是你们一定要去广州、南沙,包括上海等地方学习他们一些好的东西。他们一些企业的做法也希望我们能借鉴过来,也希望成都伊藤洋华堂与他们合作。但是我们定位是成都跨境电商,也希望与成都自贸区一起成长,也希望得到政府的相关政策,特别是在ACP申请,现在通过工信部,现在在商务部最后审核当中,希望这方面多给予支持。第二是摆脱各位同行把一些经验更多的进行共享,特别是刚才讲到的物流、支付,这是流程当中最重要的一环。作为我们来说更想的是把日本洋华堂供应链的资源,日本企业很当不了解政策,在询问当中我们也不是很清楚,所以会组织供应商参观相干的部门,和一些领导探讨让他们了解中国的政策。另外我们也希望把四川好东西,成都的好东西通过平台卖向国外。

程桂良:龚总一腔热情,一腔理想,大家给一些掌声。2017年5月16日之前我不懂得跨境电商,我是做传统跨国商贸,那时候不喜欢跨境电商。我归纳一下,跨境电商本质上还是B2B,只是从原来理解的B2B变成了B2B2C,中国跟国外两端的B端,中间的物流商,支付等,以及供应链管理、信息采集、数据等等,其实这是完整的生态链。

讲到生态链就不得不提信通了。我刚刚一直在看信通治疗,过去那么多年信通已经做了跨境电商综合服务平台,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跟齐总也在聊,齐总也在问我,华南那边7610、1039是怎么做的,四川跨境电商怎么可以更好服务本地企业,齐总是否可以分享一下,作为成都信通大四川跨境电商综合服务平台领军企业在做什么事情,本地的卖家,供应商,以及友商在中间获得什么样的支持。

跨境电商物流【对话】成都时间:变革之年 如何突围?

成都信通公司副总经理齐鹏

齐鹏:我来自成都信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刚才杨处长提到的平台就是我们在做,但是我们主业是做信息化的平台,也就是服务平台。信通公司是成都产业投资集团控股的国有企业,刚才的杨处提到的成都跨境电商综合服务平台上线是2016年的2月份,之后也有版本迭代,包括总署版上线。现在我们覆盖了保税、进出口等,基本上是全模式通关能力覆盖。目前我们跟监管部门,海关、活检以及公安身份认证都有专线对接。现在平台上线企业大概160多家,到今年3月份通关量大概是36万单。货值1.2亿,身份认证验证次数达到380万次,总的来讲是这样的情况,当然通关服务是我们给电商企业,包括将来龚总也要跟我们对接,这是我们为电商企业提供的核心服务。另外在其他几方面也在着力打造,包括为电商企业提供供应链的金融服务。当然我们是做金融服务的系统。具体的服务是跟成都本地的小贷公司进行合作,将来产品上线,对进出口中缺乏资金的可以提供支持。

我们也想在供应链这块,包括跟中国比较知名的供应链企业现在在合作,打造供应链的管理服务平台,包括贸易的交易平台。还有为电商企业提供产品溯源,但是现在正在探索中,包括跟监管部门进行合作。进来希望有一天能够为我们的电商企业提供产品的溯源也好,还有防伪增值服务。我们平台虽然上线时间不长,但是依托成都的优势未来空间还是很大的,所以我们希望给在座电商企业朋友们服好务,争取在西部做得最大,服务最多的综合服务平台。谢谢。

程桂良:齐总很谦虚,为什么谦虚呢?因为齐总有很大的期望。2014年5月16日才进入跨境电商,花5个月时间我们成为亚马逊在全球第一个跟美国签约的战略影像服务商,当年亚马逊VP第一次来中国就在我们办公室。直到前几天,就是3月份的时候,我一直认为做跨境电商,我要卖这个凳子就是这个凳子,我要卖桌子旁边就要有桌子,我要卖麦附近就要有麦,其实实际远远超过你们的想象。

我上次来成都是1月初,好几个跨境电商跟我说,我很难,找不到人。虽然很优秀,但是又没有货,又没有好卖的东西,跨境电商做不起来。3月中旬的时候,在广州某一个大会,我就不说谁了。我在会上很意外了解到一家公司现在年销售已经过了60亿的深圳公司,他们其实有70-80%的产品,大家记住这个数字,70-80%的产品不在深圳,在全中国范围内进行采购,不是我要卖凳子就到顺德开公司,不是的,像齐总这样其实可以很完善的帮大家整合商品、物流、金融、数据、安全等等。我们成都有很优秀的人才,我们成都整体的生活成本相对深圳、上海、杭州相对低一点,成都人才流动率并不高。有那么优秀的地方,又有那么好的铁路、空运还有自贸试验区,以及监管部门的强有力,还有市政府、省领导,我觉得你们应该做,尤其是看直播的,信通公司作为跨境电商的核心企业,对想邀请他们回来的电商企业有什么期望吗?

齐鹏:我们是信息化公司,做的是系统支撑平台,说实在话就是我们搭台请诸位来唱戏,所以服务是我们的根本宗旨。我虽然也不是做电商出身,但是这几年也有一些感触。刚才阿米说得太好,好多优势的地方,包括区位优势,包括一带一路的节点城市,包括消费能力,还有枢纽,像空港、青白江等非常到位。再加上监管场所在监管部门大力推进下,监管场所已经很完备,再加上通关服务平台,通关能力逐步提高。

我有一个感受,四川成都还是缺乏在这个领域里龙头的企业,好比中国十大电商里面的企业,比如说网易考拉、京东全球购、天猫国际等等,是不是应该把他们,当然这可能需要各方面的环境、政策的支持,把他们引进来,通过龙头效应把生态聚集起来,这样产业才能越做越大。我们之前跟网易考拉做过一次沟通,其实我都觉得不好意思,我们现在都两年了,通关量才36万单,双十一人家一天就能达到10万单,大的电商企业带头作用和龙头作用不可欠缺。

成都跨境电商在模式上可能也要多借鉴一些沿海兄弟城市的经验,好比深圳、广州、福建、杭州。现在我也了解到,尤其像沿海,跨境电商的零售有一种提法叫“前店后仓”。现在在福州和重庆做得非常好。

最后一点,我觉得跨境电商生态体系的服务支撑,我记得上午的一些嘉宾也提到了,像小语种的培训,包括人才,以及海外拓展都需要有相应的服务企业给我们提供一些支撑。就这些感受,谢谢。

程桂良:龚总饱含申请的表白,大家给一点掌声。一个企业主和企业家很重要的一点区别是我带着情怀做事情。我在这里再给大家讲一个数字,两个星期前,我一直认为中国跨境电商企业员工最多的应该就是环球易购,因为他们有5千多个人,两个星期前我知道,广州一家公司已经超过7千人。不要惊讶,跨境电商企业7千人。我们想象跨境电商企业京东、网易考拉人多我们一点不奇怪,但是沿海企业7千人,今年他们要过万人,剩下的人哪儿来?就在成都。成都有很多很好的东西,我们希望更多的人回来,我也带着任务去的。

我曾经跟我们的会长说“你觉得是不是多点在成都露脸,把川军带回成都。”他说“阿米你就应该这么干。”镜头前看直播的,你们有这个想法可以找我。第一季度过去了,第二季度刚刚起来,我想把最后几分钟给到几位嘉宾,让他们给大家讲讲未来一年的企盼。

李锐:我们也一直期望成都的,四川的跨境电商产业能够越做越好,这也是我一直期望的,先把这个做大起来。我们外汇局对这个事持积极的态度,对发展中的一些问题也是持积极乐趣的态度,我们也希望可以把成都跨境电商产业越做越好。

杨龙:跨境电商作为一个业态,海关抱着支持的一个态度,而且在监管当中也是审慎包容,传统的外贸方式,监管已经形成了一系列的监管理念,但是跨境电商来了对我们监管有所冲击。我们希望在座的企业家,特别是成都的企业能够在跨境电商里取得更多更好的成绩。 东可以学杭州,北可以学郑州,郑州确实是值得我们学的,郑州也是一个内陆城市,成都也是内陆城市,中欧班列、一带一路也做得非常好,这方面希望市商务委把在座的企业家,包括监管部门的意见及时给市委市政府反馈,引见相关的企业,包括电商企业,支付企业,还有就是搭建一些好的平台,我们川货走出去。

龚月亨:我期待今年在成都能够涌现出更多的国内知名的跨境电商企业,我们也希望在成都得到大家的支持。谢谢。

齐鹏:刚才提到成都的优势,我们是全国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总今年开始我们在政策方面一点不比别人差,剩下就靠我们自己拓展。刚才杨处和李处提到政府部门对我们大力支持,我觉得未来可发展的空间很大,可以引进来,也可以走出去。像成都的雨鞋、汽配、中药材等都可以走出去,我们作为平台全心全意给大家服好务,我们有专业的团队,希望大家尽快和我们对接。谢谢。

程桂良:欢乐的时光一定是过得特别快的,今天很荣幸请到外管的李处,海关的杨处,伊藤的龚总,还有信通的齐总,跟我们掏心窝子,一方面讲给会场人讲,一方面讲给看直播的,还有看报道的。北可以学郑州,南可以学杭州。花最后十秒钟打一个广告,我从四年前跟你们一样坐在台下,四年后我坐在这里,用5个月时间把一个小企业变成跨境电商吗?想知道的关注阿米。

文章内容由作者创作,作者负责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出海易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未经作者和/或本网站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内容。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联系chuhaiyi@baidu.com,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文章来源:亿邦动力,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出海易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