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人发展到3000人,通拓创始人“失去”控制权,回归农村卖橙子

2022-03-11
1907
54

作者:蓝海亿观网
来源: 蓝海亿观

美国买家数据库试用

跨境电商物流30人发展到3000人,通拓创始人“失去”控制权,回归农村卖橙子

近日,百亿级大卖家通拓科技的新动态引入注目,其法定代表人由“廖新辉”变更为“邹春元”。

深圳一位接近通拓的观察人士告诉蓝海亿观网,早在一个月前,就知道了这一安排,只是现在才正式披露。 (文末扫码,入精英卖家交流群)

跨境资讯30人发展到3000人,通拓创始人“失去”控制权,回归农村卖橙子

(通拓科技母公司华鼎股份公告)

廖新辉从法定代表人的位置下来,很可能意味着他在通拓内部的职权发生了重大变化。

法定代表人未必是公司老板本人,有时是亲属乃至员工,但一般情况下,法定代表人往往是公司最有实权的控制人。

比如,我们从天眼查数据看到,淘宝(中国)软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张勇,而浙江淘宝网络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蒋凡。

作为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CEO,张勇依然还直接掌管淘宝(中国)软件公司,而蒋凡作为淘宝天猫阿里妈妈事业群总裁,对淘宝网络公司负责。

跨境电商30人发展到3000人,通拓创始人“失去”控制权,回归农村卖橙子

因此,一般来说,法定代表人往往是实际掌控公司的那个人。

廖新辉不再担任通拓的法定代表人,很可能意味着他已经从通拓淡出了。

廖新辉于2004年创立通拓,辛苦耕耘近20年,从30个人左右的团队发展到如今3000多人的团队,如今一朝之间要淡出,实在令人唏嘘不已。

一位了解通拓创业史的一位人士向蓝海亿观网透露,邹春元与廖新辉是师生关系。在创业初期,邹春元投资数十万,成为通拓的最大受益者,但业务层面上,基本由廖新辉夫妇负责。

因此, 廖新辉一直是通拓的直接控制人。

跨境电商平台30人发展到3000人,通拓创始人“失去”控制权,回归农村卖橙子

(通拓官网)

此次法定代表人之位由邹春元接替,意味着实权还在“自己人手上”,因此廖新辉也可以放心地“离开了”。

据该人士称,听闻廖新辉将重新创业,计划打造一家可以独立上市的公司。

实际上,廖新辉今日“出走”,早在通拓被华鼎股份收购时埋下了伏笔。

2017年,华鼎股份通过“发行股份+给付现金”的方式,收购通拓100%股权,交易对价29亿,同时拟配套融资约12.57亿。

2018年 1月,通拓成功并入上市公司华鼎股份,廖新辉、邹春元也成为了上市公司股东。

出海30人发展到3000人,通拓创始人“失去”控制权,回归农村卖橙子

(华鼎股份财报)

从华鼎股份财报来看,邹春元持股数超过了廖新辉。

由此可大致推断,邹春元在通拓内部是最后决策人。该位人士称,在实际经营中,具体事务基本由廖新辉拍板,邹春元抱着信任态度,一般不会介入。

不过,在“是否将通拓并入上市公司华鼎股份”之事方面,邹春元与廖新辉之间出现了重大分歧。

邹春元认为,这是一次公司升级的重大机会,因此不愿意错过,而廖新辉则认为,通拓正在良性发展中,宁愿依靠自己稳健经营,持续地往前发展,而不愿意将“架好的屋子”再置于“他人的大屋之下”,最终在他人屋檐下讨生活。

最终,廖新辉拧不过“公司股份投票权的大腿”,少数服从多数,同意将通拓并入华鼎股份。

然而,荣升为上市公司“股东”是附带条件的。

通拓必须完成严苛的对赌协议,即在2017年-2019年三年里,向母公司贡献净利润2亿、2.8亿元和3.9亿元。

总共完成利润目标额为8.72亿,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

b2b30人发展到3000人,通拓创始人“失去”控制权,回归农村卖橙子

(数据来源:华鼎股份《2019年年度报告》)

 

 

通拓的盈利能力很强,在2017年完成了对赌,实现了2.02亿元利润。然而,在未完成2018年、2019年的对赌。

虽然未完成对赌,但已经非常接近目标了,2018年、2019年的利润为2.21亿元(对赌目标:2.8亿元)、3.04亿元(对赌目标:3.92亿元)。

这表示,通拓仅以0.59亿、0.88亿的差距,未能完成目标。在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下,实现这一业绩,已相当不容易。

这意味着,通拓是一家赚钱的公司,且为业绩不佳的母公司贡献了庞大的利润,然而规则之下,“有功依然得咎”,继续得向母公司支付巨额补偿。

依照《业绩补偿协议》,通拓团队既要采用“股份+现金”的形式支付补偿。换句话说,既赔现金,又赔股权。

仅在2018年,通拓就向华鼎股份支付了1.885335亿元的补偿款项(股票+负债)。 b2b30人发展到3000人,通拓创始人“失去”控制权,回归农村卖橙子

问题在于,通拓对母公司很大方,但母公司现金不足,“手头很紧”。

依照当年收购协议,通拓100%股权并入母公司后,将获得“上市公司股权+一笔现金”,然而,因为母公司华鼎股份一直“缺钱”,现金一直未到位。

无奈之下,在2018年8月, 通拓6大股东发起仲裁申请,向华鼎股份讨要2.08亿元。

b2b30人发展到3000人,通拓创始人“失去”控制权,回归农村卖橙子

(华鼎股份公告)

卖了股权,失去了公司独立性,钱却没有到位;给母公司赚了钱,又要给母公司“赔钱”。更要命的是,母公司华鼎股份总体上不赚钱,2020年预计亏损1.7亿-2.8亿之间。

跨境电商物流30人发展到3000人,通拓创始人“失去”控制权,回归农村卖橙子

(华鼎股份公告)

通拓的团队原本认为,并入华鼎股份,成为上市股东后,大家一起登山,各自努力,讲好故事,做出业绩,一起打造一个更加值钱的上市公司,共享荣光与利益。(文末扫码,入精英卖家交流群)

然而,现实太骨感。

从2019年10月9日起,华鼎股份的A股股票简称从“华鼎股份”变更为”ST华鼎”。

跨境资讯30人发展到3000人,通拓创始人“失去”控制权,回归农村卖橙子

(华鼎股份公告)

这是一种降级。 ST是英文“special treatment的缩写 ”,即“被进行特别处理的股票”,也是退市风险警示。

当一家上市公司股票被打上了“ST”,意味着财务状况出现异常,一般分为两种:

  1. 上市公司审计两个会计年度的净利润均为负值;

  2. 二是上市公司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低于股票面值

    一位分析人士称,股票被ST了,意味着不太值钱了。这就造成了一个尴尬的局面,通拓在未来几年不断努力赚钱,但利润要缴给上市公司,为其填补“亏损窟窿”,这样一来,通拓创始团队日夜奋战,努力卖货,赚了很多钱,但从上市公司股份中“兑现的利益很少”。

    这好比一只马拉着车往前跑。主人为了刺激马奋蹄前行,坐在车上,在一根杆子上绑着一捆青草,垂在马的跟前。马为了吃到青草,一直努力往前跑,但跑一步,青草也往前一步,无论如何努力,就是吃不到近在咫尺的草。

    这是近乎是一种“酷刑”。

    就像古希腊神话中的触犯诸神西西弗斯。诸神为了惩罚他,让西西弗斯将一块巨大的石头推到山顶,每当他推到山顶,巨石便会从山顶滚到山脚下,前功尽弃。西西弗斯又得从山脚再将巨石推到山顶,如此循环,永无止境地重复做这件事,生命就在重复中耗尽。

    诸神认为,没有比这重复的无效的劳动更严厉的惩罚了。

    当然,这一例子未必恰当,毕竟通拓团队面对的情况要很好很多,华鼎股份也有机会扭亏为盈。

    但是对于奋斗二十来年,呕心沥血创建一个商业王国的人来说,再等待下去,确实令人心慌,或许半夜醒来,会有一股从内心传来的寒意。

    因此,传言中廖新辉决定重新出发,从头再来,再行创建一个不受干预的“独立王国”,也是在情理之中了。

     

    一些公开资料中显示,在从事跨境电商之前,廖新辉有一段较长的教师职业生涯,曾在湖南衡阳冶金子弟学校当了7年的美术教师。

    2000年-2001年,发挥其设计专长,担任香港大凌集团有限公司网页设计师;

    2001年-2002年,在深圳好百年家居连锁股份有限公司平面设计师;

    2002年至2004年任深圳实验学校信息中心设计师;

    2005年成为通拓科技执行董事、CEO。

    一位知悉情况的朋友透露,廖新辉的夫人先行在跨境电商领域创业,业绩渐有起色之际,为了补充资金,引入了廖新辉的恩师邹春元作为投资人。

    邹春元以50万元以下的投资,成为公司控股人。在公司发展期间,廖新辉主导了主要业务,并构建了一个庞大的跨境电商公司。

    廖新辉跟我们很多人一样,都曾是兢兢业业的“打工人”,曾有很长的职业沉淀期,直至锁定跨境电商赛道,力出一孔,抓住了红利期,实现了快速增长。

    在2020年1月-9月的前三季度,通拓营收实现了56.7亿元。

    跨境出海30人发展到3000人,通拓创始人“失去”控制权,回归农村卖橙子

    (华鼎股份公告)

    如今,廖新辉选择离开奋斗近10年的通拓,重新踏上征程。 

    对于此,一位资深跨境电商观察人士认为,廖新辉是跨境电商70后的代表人物之一,在2005年左右eBay平台出现了巨大的红利,卖家很少,流量多且便宜,很多人随便上一些低质量的商品图也能够随便卖出去。70后那帮人年纪正好,做事比较成熟,非常有力地抓住了这波eBay红利,加上美元与人民币汇率杠杆,毛利达到了50%-60%,着实赚到了一波钱,公司也从几个人做到了几百人甚至几千人的规模。

    与此同时,在十年之后的2014年-2016年,亚马逊平台又再次出现了一波红利,这帮已经在eBay红利中壮大的70后公司,继续把握了机会实现了进一步壮大。

     跨境电商30人发展到3000人,通拓创始人“失去”控制权,回归农村卖橙子

    “正是这样的野蛮生长,促成了许多几千员工、看似庞然大物的跨境电商大公司。然而,这些公司是平台红利催生的产物,与经过几十年沉淀、成长的传统企业相比,无论是技术、管理还是体系,都是无法相提并论的,总体来说根基较浅,底盘不稳,”该观察人士称。

    还有一个重要问题是,这些70后跨境电商大佬在公司壮大之后,很快脱离了业务一线,只做公司的宏观管理。如今要另立山头,重新做一番事业,必然有一定的难度。

    这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是大环境,eBay、亚马逊红利殆尽,每年新增大量卖家;二是很多在大公司直接负责业务的中层以及在一线奋战的骨干纷纷离职自行创业,且在细分类目里,以几十个上百个SKU做到了数亿元的流水。

    廖新辉重新再来,虽然有资源、有资本,但作为70后的他,要跟这些擅长打细分类目、精通社交媒体的80后、90后乃至00后短兵相接,依然会面临一些不确定性。

    我们相信,他依然可以构建一个赚钱的跨境电商公司,但要重新打造一个大型跨境电商企业,并实现独立上市(IPO),可能会有一些难度。

    回归农村卖橙子,另一条战线?

    早在廖新辉卸下通拓法人代表之位之前,在微信上做了一个叫《廖非农》的视频号,且注册了同名商标,卖起了湖南老家的永兴冰糖橙。

    跨境资讯30人发展到3000人,通拓创始人“失去”控制权,回归农村卖橙子

    从其拍摄的众多视频可看出,廖新辉在此倾注了不少心血。

    在视频中,廖新辉表示,从家乡走出来后,有了今日之成就,但无以回报家乡。如今,用互联网的方式穿透万水千山,为家乡代言,回报故土。

    跨境电商物流30人发展到3000人,通拓创始人“失去”控制权,回归农村卖橙子

    (图源:深圳商报)

    跨境电商业务的忙不过来,还来卖橙子,一些人认为这是“不务正业”。然而,廖新辉把冰糖橙卖得有声有色。

    有一次,廖新辉亲自驾车送橙子,客户是纵腾集团旗下的云途物流,一卖就是几千箱。

    与此同时,傲基、赛维、有棵树、宝视佳、泽汇、公狼、环金、公狼、燕文等跨境电商大公司和物流公司,几乎给员工每人发一箱“廖非农冰糖橙”作为福利。

    亿观先生前几日拜访傲基时,确实有员工表示吃到了廖非农的冰糖橙。

    对于廖新辉来说,诸多大卖家公司创始人几乎是朋友,而云途物流、燕文等都是供应链上游,这背后是一个庞大的消费群体。

    作为跨境电商行业明星人物,本身是自带流量,通过视频号等社交媒体,进一步扩大流量效应,触达整个跨境电商产业链人群,形成一个新的流量口子,既为家乡做贡献,也有可能将橙子做成一门新生意。

    冰糖橙可以沿着通拓的跨境电商产业链铺开,延伸到供货工厂、支付、商标、物流、电商金融等上下游产业链,覆盖庞大的人群。

    相对于通拓擅长的3C产品来说,橙子是一种简单的产品,覆盖人群广,复购率高,几乎没有什么售后。

    许多简单产品,只要能够将销量做大,可成为一门好生意。比如,酱油、矿泉水、食用油等。

    比如,金龙鱼2020年一上市,市值6730亿,农夫山泉一上市,创始人钟睒睒当了首富,海天酱油上市后,巅峰期市值飙涨至6500亿。

    即便像橙子这样的非刚需品类,也有大作为。据公开信息显示,褚时健的褚橙已经在筹划上市。

    相比一般卖橙子的人,背靠跨境电商产业链人群的廖新辉,卖起橙子来,甚至打造一个橙子品牌,会容易很多。

    不管廖新辉将卖家橙子当成对家乡的回报,还是开辟成一个新赛道,都祝福他能够走得越来越好。

    通拓2020年营收56.7亿,2590万个订单,175万人

    2020年,通拓跨境电商营收为56.7亿元。其中,家具类产品一路领先,占出口跨境电商业务的65.14%;

    其次,是通拓经营的老品类数码类产品,营收约为10.2亿元,占比17.99%

    服饰类产品营收约为1.6亿元,在出口业务中占2.92%。

    出海资讯30人发展到3000人,通拓创始人“失去”控制权,回归农村卖橙子

     通拓自营独立站营业收入约为8439万元,占出口业务营业收入的1.73%。在独立站中,家居类产品依然贡献了主要营收也,约为5288万元。

    跨境资讯30人发展到3000人,通拓创始人“失去”控制权,回归农村卖橙子

    今年1-9月,完成2590万个订单,平均客单价为203元,活跃买家数量达175万人。

    跨境出海30人发展到3000人,通拓创始人“失去”控制权,回归农村卖橙子

    (文/蓝海亿观网egainnews.com)

文章内容由作者创作,作者负责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出海易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未经作者和/或本网站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内容。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联系chuhaiyi@baidu.com,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文章来源:蓝海亿观,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出海易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