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销量500万支的“亚马逊年度品牌”被封,有棵树母公司卖楼还债

2022-03-07
695
88

作者:蓝海亿观网
来源: 蓝海亿观

news-ad

跨境出海销量500万支的“亚马逊年度品牌”被封,有棵树母公司卖楼还债

“屠刀”还在挥舞。

据外媒报道,电动牙刷类目的黑马、热销几百万支的大卖家Fairywill,近日也遭遇到亚马逊封号。

Fairywill一直是亚马逊跟前的“红人”,就在几个月前,被授予“2020年亚马逊年度最具价值品牌”的荣誉。

这不是Fairywill第一次受到亚马逊的认可。

2019年6月,Fairywill还曾名列“亚马逊中国出口跨境电商百强品牌”。

然而,这一被亚马逊高度认可的品牌,依然未能避免封号的命运。

出海资讯销量500万支的“亚马逊年度品牌”被封,有棵树母公司卖楼还债

目前,Fairywill似乎在亚马逊北美站上销声匿迹。

不管是搜索其品牌名,还是搜索跟其相关的热门关键词,都没有出现其产品链接,取而代之的是其他品牌的电动牙刷。

跨境资讯销量500万支的“亚马逊年度品牌”被封,有棵树母公司卖楼还债

据第三方数据显示,Fairywill的电动牙在亚马逊上的销量常年排在前五,累积超过7.5万条review,在销量和排名方面,经常与飞利浦、Oral-B 等知名品牌掰手腕。

Fairywill在国内也有较强的市场声量。一直以来,很多人误以为它是一家洋品牌。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Fairywill(卫牙)是珠海纵横优品跨境电商有限公司旗下品牌。该公司于2016年06月24日成立,并在很短的时间里迅速崛起。

Fairywill非常重视品牌营销,曾与8000多名海外红人博主进行合作,仅仅3年时间里,在全球范围内卖出500万支。

据第三方数据称,在亚马逊欧美、日本、加拿大等站点,Fairywill长期占据着Top3电动牙刷品牌的位置。

 然而,耗费多年心血建立起来的排名,一朝之间归零了。

在Fairywill被封的同时,美国媒体The Verge又报道了另一个中国品牌被关店的消息。

该品牌是专注于高性价比3C充电产品的Choetech。

据The Verge消息,如今亚马逊上也找不到Choetech的产品信息,当询问亚马逊有关这个品牌的信息时,亚马逊工作人员并未直接表明是否封号,而是将话题引向了6月份有关打击操控评论的文章似乎侧面坐实了Choetech可能因涉嫌操控评论而被封号。

一位业内人士分析称,许多根基深厚的大卖家接连遭遇封号。由此可见,这些大卖家不管在供应链、资金、还是品牌营销上有着比普通卖家更大的优势,但他们依然会抱着“别人都做了,我不做就吃亏”的心态,或多或少会采取一些运营灰色手段。 这样一来,风气变得很坏,似乎没有“完全干净”的了。

我们必须有一个清醒的认知。

不管在亚马逊上卖得如何,曾经在其手上拿过多少荣誉,只要被它抓住了小辫子,都有可能被秋后算账。

这个“秋后”,有可能一年,五年甚至十年。

我们在开店时,已经点击“同意”了亚马逊上的所有卖家条款。而这些条款或者规则,比美国法律严苛得多,要求高得多。毕竟,亚马逊是一个私营公司,它可以为了自己的利益,设置许许多多的条条框框、沟沟壑壑,以豁免责任,攫取利益。

这些洋洋万言、枝枝蔓蔓的卖家服务条款,是由美国最顶尖的一批脑袋制定的,即便有失偏颇,过于严苛,但依然是合法合规。卖家即便损失几十个亿,要跟亚马逊对簿公堂,也很难挑出毛病来。

▌卖楼还贷、子公司停产,有棵树母公司资金问题十分严重

7月6日,有关有棵树被封店、裁员的公告,给跨境电商行业带来的“震感”十分强烈。(详情阅读《铺货之伤!有棵树被封340店,踩了哪些雷?百万SKU店还将被关联》

有棵树此次被封的340个亚马逊店铺,造成重大影响。

从母公司财报来看,2019年末,有棵树的亚马逊店铺仅有284个。到了2020年末,这个数字剧增到1135个,亚马逊店铺数量增长了300%。

但是其亚马逊店铺营收,从2019年的约10.88亿元,增长到2020年的约15.25亿元,增长了约40.26%。

考虑到老店铺贡献可能还会增长,那么其在2020年的营收占比可能还会更大。那么被封的340个店铺,究竟是新店铺还是老店铺,产生的影响就完全不同了。

跨境电商平台销量500万支的“亚马逊年度品牌”被封,有棵树母公司卖楼还债

有棵树2020年初,存货金额约10.18亿元,到2020年末增加到了约12.24亿元。存货增加了2.16亿元,比重增加了8.2%,应为加大备货力度所致。

出海销量500万支的“亚马逊年度品牌”被封,有棵树母公司卖楼还债

显然,在有棵树的预估下,2021年的销量应该要比2020年好的。如今340个亚马逊店铺被封,这些库存有多少会受到影响,难以预料。

更何况2020年有棵树的销售情况并不是十分乐观,尤其是电子产品、手机通讯和游戏配件类产品的销售情况,不及预期,公司库存压力大增。

跨境电商物流销量500万支的“亚马逊年度品牌”被封,有棵树母公司卖楼还债

这340个被封的亚马逊店铺,对有棵树的盈利能力,恐怕会产生一定的影响。

在有棵树遭遇封号重挫的同时,母公司天泽信息还有面临另一个困境:无力偿还并购子公司的贷款,只能出售一栋大楼来偿债。

出海资讯销量500万支的“亚马逊年度品牌”被封,有棵树母公司卖楼还债

(天泽信息公告)

据悉,现阶段天泽信息可用资金无法完全覆盖向民生银行贷款的8900万元,经双方协商后,民生银行启动司法程序拍卖天泽信息用以抵押的房产——天泽星网大楼。

7月7日,天泽信息另一则公告,赤裸裸揭示了如今其公司的资金问题有多严重。

公告称,由于银行贷款、供应商欠款到期,但现金流基本枯竭,天泽信息旗下子公司远江信息的银行主账户被冻结,已经无法正常开展经营活动。

跨境出海销量500万支的“亚马逊年度品牌”被封,有棵树母公司卖楼还债

远江信息的这笔“烂账”也已经由来已久。

天在今年3月6日,天泽信息发布公告称,有一笔向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南京分行借贷的6000万元贷款逾期。

这笔贷款是天泽信息帮助子公司远江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转贷,远江信息无法偿还贷款,又恰逢母公司天泽信息的资金流为负数,所以导致了逾期。

简而言之:远江信息没钱还贷,天泽信息也“欠了一屁股债”,所以贷款逾期了,需要还的欠款更多了。

借过贷的人都知道,债滚债的情况,就是越欠越多。

没办法,只能“父债子还”。为了让母公司正常运作,2020年,天泽信息只能从如今的支柱子公司有棵树的业务运营款项当中,抽调1.5亿元。

跨境电商销量500万支的“亚马逊年度品牌”被封,有棵树母公司卖楼还债

因此还导致了有棵树在经营规模上的增长空间受限,未能完成双方对赌。

当然,天泽信息也并不愿意在对赌协议这块太过为难如今的支柱子公司。在连续两年未能完成对赌协议的情况下,天泽信息只是象征性地从有棵树创始人,天泽信息如今的掌控人肖四清身上,收回公司总股本0.38%的股份。

出海销量500万支的“亚马逊年度品牌”被封,有棵树母公司卖楼还债

总体来说,天泽信息如今的资金问题十分严重,已经严重拖累有棵树的发展了。

2020年,天泽信息营收约50.27亿元,却亏损了约8.71亿元。

出海销量500万支的“亚马逊年度品牌”被封,有棵树母公司卖楼还债

反观子公司有棵树,2020年有棵树营收约47.49亿元,净利润约4.17亿元。

跨境出海销量500万支的“亚马逊年度品牌”被封,有棵树母公司卖楼还债

有棵树营收占天泽信息营收的94.48%,已经完全主导了天泽信息的营收。

净利润方面,如果扣除有棵树的盈利4.17亿元,天泽信息的亏损就要超过10亿元。

天泽信息固然亏本严重,有棵树自身的资金受限问题也并不乐观。

截至2020年末,有棵树有5亿多元资金受到限制,受限原因是“经营性平台资金受限”,就是羁留平台还未放款的资金,或者被冻结的资金。

跨境电商平台销量500万支的“亚马逊年度品牌”被封,有棵树母公司卖楼还债

从这方面来看,无论是母公司天泽信息,还是有棵树,资金的紧张程度都不小。按理说,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是作为上市公司,还是作为资金并不充裕的子公司,应该严格把控对资金的管理,事实上在2021年,天泽信息对资金的管理也出现了不小的漏洞。

根据其披露信息显示,有棵树创始人、天泽信息实际控制人肖四清,曾通过预付采购款的方式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5001万元。

电商平台销量500万支的“亚马逊年度品牌”被封,有棵树母公司卖楼还债

虽然事后,肖四清将这5001万元归还公司,并归还了占用期间的利息319.73万元,但这也暴露了天泽信息在资金管理方面问题不小。

由此不难联想,其现有资金的利用率,应该没有达到最高。而这过程中又造成了多少资源、资金的浪费?不得而知。(蓝海亿观网)

文章内容由作者创作,作者负责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出海易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未经作者和/或本网站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内容。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联系chuhaiyi@baidu.com,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文章来源:蓝海亿观,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出海易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