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易购又遭4亿诉讼,徐佳东负连带责任,跨境通怎么了

2022-03-07
1934
147

作者:蓝海亿观网
来源: 蓝海亿观

美国买家数据库试用

7月以来,中国建设银行肇庆分行及中核华泰建设有限公司,分别对跨境通旗下子公司环球易购提起诉讼请求,要求对方支付欠款,两项诉讼总计约4.1亿元。 一面是供应商催债催得紧,集体申请撤销环球易购的破产申请,另一面是银行提起诉讼请求,催促支付贷款。

电商平台环球易购又遭4亿诉讼,徐佳东负连带责任,跨境通怎么了

环球易购的凉早已注定。只是在凉透之前,有些情况还是值得业内人士细细品味。

▋控股权之争:徐佳东落败无心经营,跨境通从此一蹶不振

2021年5月8日,跨境通发布公告称,收到董事长、总经理徐佳东的离职申请,经审核查明之后同意了这一申请。

出海资讯环球易购又遭4亿诉讼,徐佳东负连带责任,跨境通怎么了

在更早的时候,关于徐佳东可能“套现跑路”的信息一直喧嚣尘上。

●持续减持跨境通股份

2016年到2018年,几乎可以称为“跨境通年”,尤其是2016、2017两年,跨境通保持着超高速增长,年营收突破300亿元大关,一度被认为是跨境电商“第一股”。

彼时的安克,还只是跨境通旗下子公司帕拓逊对标的竞争对手。

2018年10月19日-11月18日期间,跨境通内部50名员工响应公司号召,以11.94元/股的均价增持了跨境通股份,合计166.72万股,增持总金额高达1991万元。

然而,在半年多的时间里,跨境通的问题开始逐渐显现。先是2019年6月10日,深交所发布质询,对跨境通2018年年报中净利润从10.21亿元下降到6.01亿元表示了怀疑,随后跨境通的高层开启了“疯狂减持”股份的行为。

包括彼时第一股东杨建新、第二股东徐佳东在内,一月之间出现了高达6次的减持。

2019年7月5日,跨境通发布公告称,徐佳东减持0.45%股票,累计套现5707.05万元。同时,此次减持,徐佳东向跨境通支付了1237.3万元的减持处罚金,实际套现4469.75万元,持股比例从17.56%下降到17.11%。

2019年7月到11月期间,徐佳东4次减持跨境通股份,套现约1.45亿元,于2020年初下降到了15.32%。

2020年2月17日,跨境通发布公告称,徐佳东与妻子李俊秋离婚,割让4.5%股权给对方。至此,徐佳东持股比例下降到了10.75%。

随后的2020年5月,徐佳东因“债务缠身”,所持跨境通股份被司法冻结。

一面喊员工增持股份,另一面集团内两大股东纷纷减持股份,再加上2019-2021年期间,跨境通产生了巨额亏损,不得不多次变卖子公司,也确实不得不让人怀疑徐佳东是否真的要“跑路”。

事实上,跨境通的“陨落”,可能是一次权力更迭失败的产物。

●借到了壳,失了自我

2014年,百圆裤业夕阳日下之际,杨建新以上市公司股东身份找到了环球易购创始人徐佳东,与其商议,百圆裤业通过低溢价(10.32亿元)收购环球易购,杨建新再将其持有的部分股权转让给徐佳东。

通过两步走的手法,既规避了环球易购独立上市繁琐的上市审核,同时又实现了将上市公司实控人转让给徐佳东的目的。

理想的丰满,最终打动了徐佳东。两人不见得“一拍即合”,但总算让百圆裤业与环球易购成功“联姻”,救活了日薄西山的传统企业,实现了朝气蓬勃的跨境企业上市梦。一个名为跨境通的企业,就此诞生。

随之而来的,还有更丰满的现实。合并之后,跨境通一路高歌猛进,2016-2017年达到了顶峰,营收破百亿。2018年甚至超过了300亿。

作为环球易购的创始人,徐佳东的情感很复杂。一方面是自己的心血在茁壮成长,内心掩饰不住的激动和喜悦。

另一方面,杨建新迟迟未能兑现当初的承诺,双方没有产生股票转让,杨建新仍然是跨境通的控股股东,在人前风光无限。

而徐佳东作为环球易购创始人,却只能隐藏在杨建新的背后,看着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认人为父”。要说徐佳东心里没有疙瘩,谁也不相信。

2018年,等得不耐烦的徐佳东终于出手,4月23日,以28元/股的溢价收购大股东杨建新7.27%的股权。同年9月,杨建新再次签署协议,将6.94%股本的表决权委托给徐佳东。

至此,徐佳东终于可以实现控股跨境通的梦想……

两个月。

是的,11月,跨境通发布公告称,双方的表决权委托存在不确定性,因此双方撤回了该委托。跨境通控股人仍旧是杨建新。

徐佳东在此次“争权之战”中倒也不是一无所获,杨建新卸任董事长,退出管理层。但这始终没有改变一个事实——徐佳东辛辛苦苦创业,最终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眼尖的读者们一定发现了,2018年,这是跨境通最后的荣光年份。过了2018年后,跨境通便江河日下,连年巨亏。杨建新和徐佳东也开启了疯狂抛售股份之路。

能说跨境通的陨落,跟两位控股股东之间的斗争一点关系都没有吗?沉醉于争权的两个人,哪还有心思把控企业的发展方向?

而为了夺回控股权心力交瘁,最后却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徐佳东,能不心灰意冷,无心经营吗?

可以说,跨境通的败局,从一开始的并购,就埋下了伏笔。杨建新擅长资本操作,徐佳东擅长干实事。本是合则两利,中途也有过补救的机会,最终谁也没将这个机会捞到手。

▋巨额对赌的压力下,多少创始人黯然退场?

在徐佳东离场前,跨境大卖家当中,已有人“先行一步”。

早在2021年4月下旬,通拓科技母公司华鼎股份就发布了一份公告,法定代表人由廖新辉变更为邹春元。

出海环球易购又遭4亿诉讼,徐佳东负连带责任,跨境通怎么了

据知情人士透露,廖新辉和邹春元系属“师生关系”,创立通拓的时候,邹春元出资数十万,是实际受益人。但是,通拓内部的实际事务,大多数由廖新辉夫妇操持。

可以说,邹春元对廖新辉“信任”“放手”,双方之间的合作十分愉快。

但是,在上市公司华鼎股份收购通拓这件事情上,两人发生了严重的分歧。廖新辉认为通拓运营情况良好,不需要借助资本,更不愿意接受资本的管控。而邹春元则希望借助上市公司的财力,让通拓进行一次大升级。

最终,实际控股的邹春元,动用“表决权”,促成了并购案,2018年开始,通拓科技正式成为华鼎股份的子公司。

尽管华鼎股份给了通拓科技29亿元的并购价,但通拓科技也签订了三年内实现净利润8.72亿元的业绩承诺。

在巨大的对赌压力下,通拓科技连续两年未能完成业绩承诺,遭到了上市公司的严苛罚款。最后,廖新辉选择退出通拓。

据悉,他可能会进行二次创业。

近日,华鼎股份发布公告称,通拓科技54个店铺被亚马逊禁售,涉及冻结资金4143万元。未知此事影响几何,但对廖新辉来说,此事已与他不再有关系。

●价之链

另一起广为人知的创始人“出局”案,则是价之链。

与上述两起案例不同,价之链的创始人甘情操夫妇出局,“自作孽”的成分更高一些。

浔兴股份对价10.14亿元并购价之链,发生在2017年7月9日。双方签订了净利润5.1亿元的对赌协议。该对赌分三年完成,2017-2019年,价之链需要完成净利润1亿元、1.6亿元、2.5亿元的业绩承诺。

事实上,2017年财报出来之前,甘情操预感无法完成首年的对赌协议,因此曾找浔兴股份协商下调对赌金额,但遭到了拒绝。

2017年,价之链最终实现净利润9685.96万元,距离1亿元的业绩承诺,完成了96.86%,差额并不是非常大。

但对甘情操的信心打击却是不小,因为接下来的对赌,一年比一年重。连最简单的一年都无法完成,后面的两年以如今的打法去打,能完成吗?

于是,甘情操开始了大规模扩张的道路。结果,2018年遭遇中美贸易战、亚马逊A9算法变更等一系列重大变故,再加上甘情操对旺季销量预估失误,导致大量产品积压。2018年,价之链非但没能实现更高的盈利,反而亏损了7589.42万元。

而早在2018年10月,浔兴股份就发布公告称,因甘情操夫妇避居海外,上市公司申请收回包括这夫妇二人在内的价之链主要股东股份。

据浔兴股份公告称,2018年价之链产生巨额亏损,主要系甘情操运营策略不当,夫妇二人避居海外后公司士气备受打击,因此造成的不利影响。

除此之外,据价之链透露,甘情操夫妇避居海外期间,通过其在国内的“代理”,也就是安插在价之链内部的高层管理,将公司数千万的库存商品转移走,造成了重大损失。其“代理”当中,包括了甘情操的小舅子、甘情操夫妇的亲友、同学等裙带关系。

在新团队接管价之链时,甘情操夫妇曾指使其“代理”进行抵抗和阻挠。

所幸的是,2020年7月,孙汉山接掌价之链,及至12月,将甘情操夫妇的裙带关系清理完毕之后,浔兴股份终于完全控股价之链,价之链的业绩也由2018、2019两年连续亏损数千万,转为了盈利。

战国学术大家杨朱曾言:行善不以名期而名从之,名不以利期而利归之,利不以争期而争及之。

大凡涉权涉利,无不有大小纷争。譬如甘情操夫妇,人在海外尚且心系价之链权柄。更遑论如同徐佳东这种,就在自己眼前的名利场了。

我们不好评判谁对谁错,但也足够给跨境同行一个警示。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潜藏在企业内部的暗伤,才是最致命的。

汉相陈平,在乡里的祭祀中,为众人分肉,无论男女老少,都称赞他。陈平说,假如让我分割天下,我也能分得同样好。

这分的是肉吗?是肉眼能见的利益。是均分就行的吗?均分尚有人不满意。企业内部的权利之分,犹如分肉。

能协调好各方面的利益,才是真正的“主宰”者。(跨境电商蓝海亿观网)

文章内容由作者创作,作者负责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出海易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未经作者和/或本网站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内容。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联系chuhaiyi@baidu.com,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文章来源:蓝海亿观,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出海易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