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上瘾症”:亏200万,卖房继续干,只要出单就高兴

2022-03-07
497
89

作者:蓝海亿观网
来源: 蓝海亿观

美国买家数据库试用

一旦做了亚马逊,似乎无法回头了。这是最近许多卖家的切身体验。

 去年赚了的钱,今年亏完了吗?

这一“灵魂之问”,流行于亚马逊卖家圈子中,反映出众多卖家艰难的现状。

不少卖家反馈,虽然赚钱的依然是大有人在,但今年的行情确实更差了,包括自己周边的人,今年几乎没有赚钱。

一位称“自己去年赚了一套房”的卖家也不得不承认,“今年没怎么赚钱”。

然而,虽然今年行情不太好,但大部分卖家还是选择继续做下去,甚至一部分亏损严重的卖家,也要继续做下去。

一些卖家发现,自己做亚马逊,似乎有了一些“上瘾”症状。

深圳卖家李谷春,就发现了自己对做亚马逊上了瘾:

明知道每一个订单都在亏损,但只要看到出单,就莫名地感到开心,明知道已经巨亏,但“本能”告诉他,必须继续做下去。

李谷春从2015年开始接触亚马逊,在一家精品公司做到了运营总监。公司福利不错,收益好的时候,李谷春年收入能达到100多万。

2019年底,李谷春盘算了下自己手中的牌,有一线运营的经验,而且还是做出过爆款的经验;因为做到了管理层,几年下来沉淀了一批供应商资源,而且能够开私模,拿到比较好的账期。

公司给的福利不错,积累了一定的资金,再拼凑一下,凑个300万问题不大。

于是,拿着凑到的300万,李谷春果断辞掉了运营总监的职位,开始自己单干。

多年工作累计下来的经验,让李谷春对成本把控十分敏锐,初期就在城中村租了个廉价门面,选了7款产品,自已几个人上。

有工厂配合,这7款爆款产品只是在原来的基础上进行微创新,就取得了还不错的效果。这让李谷春更加从容,2020年总体处在链接上升期,实现了微赚。

但是到了2021年,情况开始发生变化。许多卖家涌入李谷春所在类目,价格战打了起来。根据李谷春计算,有些卖家甚至以略亏的价格抢占市场。

起初,李谷春并没有太在意,因为他的产品是自己开模,跟市场上的产品有差异化,可以确保一定的定价权。但很快,低价产品开始抢占了原本李谷春的市场份额,李谷春的核心产品排名从前10一路跌到50名开外,销量受到了巨大的影响。

无奈之下,李谷春也加入了降价销售的行列。

而当李谷春的产品降价,企图重新夺回市场份额的时候,竞争对手的恶性竞争手段也随之而来,包括但不限于上差评、给李谷春的链接刷单(却不返款)、恶意加购再取消等等。

李谷春经过一番周折,成功保住了自己的核心链接。但在此过程中,也蒙受了100多万的损失。

产品和服务同质化、没有品牌做支撑的情况下,必然会走向无休止的价格战,利润空间会一步步压缩,最后所有的竞争对手,只挣得一笔口粮,勉强维持生存。

可以说,大部分卖家不是在创业,而是为欧美国家的人,源源不断地输送最高性价比的商品,累死累活,只挣得了一份“社会工资”。

虽然过程艰难,但在此过程中,李谷春却意外发现了自己的“特殊癖好”,似乎对做亚马逊上了瘾,每天都处在一种莫名其妙的状态:

明知道每一个订单都在亏损,但只要看到出单,就莫名地感到开心。

李谷春此前对钓鱼有很浓厚的兴趣,现在满脑子却只有亚马逊,对自己多年培养的兴趣也兴致缺缺。

像李谷春一样的例子不在少数。“亚马逊上瘾症”让另一位卖家要卖自己的房子。2014年,一位卖家带着3000元生活费独自深漂,阴差阳错入了行,开始接触亚马逊。聪明肯学,该卖家很快熟悉了操作流程。

2015年,该卖家开始单干,借着亚马逊上升的势头,赚到了一笔钱,在老家武汉全款买了套房,还有盈余100万。

然而,好景不长,2020年的“疫情电商行情”,只让部分卖家和部分产品类目受益,但给该卖家带来了重大打击。

疫情之下,原本积累的100多万全部亏损,颗粒无收。

不甘心钱就此打水漂,该卖家向银行贷款了200万,继续奋战。然而,现实狠狠地甩了该卖家一记耳光,向银行贷款的这些钱也被亏了进去。

接连亏损300多万,让该卖家的公司破产,生活从小康之家跌落到负债累累。

在这样的情况下,该卖家仍在纠结,想着卖掉武汉的房子翻本。所幸的是,该卖家被亲友劝住了。最后,房子卖了只用来偿还贷款,没有继续在投入到单干亚马逊的事业中。

然而,亏损之后,想卖房继续做的,或者卖了房之后来做亚马逊的卖家,并不是少数。

无论是在知无不言论坛上,还是知乎上,都许多卖家在探讨“卖房做亚马逊”。

跨境电商亚马逊“上瘾症”:亏200万,卖房继续干,只要出单就高兴

“亚马逊上瘾”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具有相对普遍性的现象,不仅发生在新卖家身上,更多地发生在老卖家身上。

那么,为何做亚马逊会这样让人“上瘾”?

甚至有些人不惜All In,封死自己的后路?

电商平台亚马逊“上瘾症”:亏200万,卖房继续干,只要出单就高兴

对许多人来说,在亚马逊上越投越多,其实有一定的“舍不得沉没成本”的心理在作祟。

卖家林珙告诉《蓝海亿观网egainnews》,他就有过这么一段让人难忘的经历。

“一个人一旦输急了,是会眼红的。”

林珙2018年通过亚马逊赚到了自己人生的第一个百万,从此认定了亚马逊是个可以做一生的事业。然而,好景不长,两个主打链接因为断货没续上,流量大幅下滑。

新货入库之后,销量一直无法恢复,其中有权重下降的缘故,也有市场竞争越发激烈的缘故。大量库存积压,林珙的资金周转开始出现了问题。

“其实,当时如果停下来,情况会好很多,但是在那个节骨眼上,人已经有些失去理智了,俗称急红眼了。”

林珙觉得,自己能够赚到第一个百万,就能够把亏进去的钱再赚回来,结果越投越多,最终不仅此前赚到的百万全亏进去,而且还欠了不少外债。

“债现在已经还得差不多了,现在我还做亚马逊,但是每个产品,都会给自己一条红线,一旦销量、利润达不到标准,就果断放弃。”

林珙认为,有人确实可以逆风翻盘,但这得需要多大的运气?或许再坚持一下,可能会有更大的机会,但也可能陷入更大的危机。

因此,从2019年亏损过后,林珙就一直在劝诫自己不要冒进,宁可“少吃块肉”,也不要立于危墙之下。

资深业内人士Andy也介绍了有类似经历的卖家。该卖家在亏损50万之后,仍然义无反顾地继续投入资金。

Andy询问其缘由,该卖家表示,感觉下一把就能“赢”回来。人生就这么短,赌一把,赢了香车嫩模,输了咸菜萝卜,大不了从头再来。

“这种‘赌徒心里’在卖家中非常常见。很多人觉得,我自己有本钱单干,本钱亏光了,大不了找家公司继续上班,为下次单干积累资本。这种心态要不得。”

Andy说,出去单干过的人,想要重新回到职场难度非常大,不仅仅是自己内心的坎能不能过去的问题,一般公司也会对这种求职者抱有警惕心,认为这种员工不踏实。

“开过荤的,想要让他再吃素,难。”

广州卖家洪安则认为,不放弃做亚马逊,其最大的心里障碍,是自己。

2016年决定单干亚马逊的时候,洪安找父母借了10万元作为启动资金。

2017年春节,洪安开了辆30万宝马回家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父母的欣慰,邻里间的羡慕和若有似无的嫉妒。

这一切都让他有种飘飘然的快感,洪安承认自己是一个虚荣的人。

以致2020亏损了50万之后,洪安一时间无法接受,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家人,更害怕街坊邻居知道这件事。

“怎么办?只能继续做,把亏掉的给赚回来。”

在这样的心态驱使下,洪安在亚马逊上的投入越来越多,原本亏损50万之后尚有些许现金流,如今已经欠了20万贷款。

类似洪安的现象,在亚马逊卖家当中也很普遍。

许多卖家离开自己的家乡,深漂、广漂,只为了寻找机会,习得一技之长。

而故土的乡土人情,独自奋斗那些不为人知的心酸,最终会成为束缚卖家的一道心灵枷锁。

衣锦不还乡,如锦衣夜行。

那既然要还乡,就一定要衣锦还乡。

于是,只能和自己当初的选择“杠上了”,“不成功,便成仁”。

电商平台亚马逊“上瘾症”:亏200万,卖房继续干,只要出单就高兴

郑中军是一位老卖家。在2020年初口罩严重短缺的当口,花了自己做亚马逊几年的积蓄,一共100万元,购买了一批口罩机。

但是由于入局太晚,最后仓库里堆叠了1000万个口罩无法卖出去,并由此欠下一屁股债。

口罩之路走不通,且欠下巨额债务,那么,只能向自己的老业务“要”。

郑中军想通过增加亚马逊业务的投入,扩大规模,加速运营,赚到钱之后,填补口罩业务留下的窟窿。
它通过信用卡、网贷等渠道,京东、360等渠道全部借个遍,最后筹得60万,一口气投入到一款大型户外灯之中。
他的想法很简单,产品他看好,能够做成爆款,“一把梭哈”,就能够翻身了。

然而,郑中军并未等来梭哈的机会,因为认证问题,这批户外灯一直卡在仓库无法上架。三个月时间一到,货全被亚马逊销毁了,

而尚未支付货物尾款的郑中军,被供应商找上门催债。无奈之下,只能带着妻儿躲回老家。

跨境电商平台亚马逊“上瘾症”:亏200万,卖房继续干,只要出单就高兴

此前借贷的60万,在利滚利的情况下滚成200多万,诸多郑中军的好友接到了借贷平台的催款信息。

无论是做亚马逊,还是做其他业务,如果在压力下,贪多求快,很容易踩到平时可以留意的坑,重重摔一跤。

出海资讯亚马逊“上瘾症”:亏200万,卖房继续干,只要出单就高兴

“除了亚马逊,我还能干啥?”这是卖家Henry的疑惑,也是许多卖家在做亚马逊遇挫后,不得不继续做亚马逊的重要原因。

Henry从2014年开始接触亚马逊,做过铺货,也做过精品。不仅自学,还报过各种研习班。

为了让链接成为爆款,Henry话费了无数心血,自认为对亚马逊运营技巧几乎全系精通。

2019年开始单干亚马逊之后,Henry赚到了不少钱,粗略计算下,在这次大亏之前,净利润80万是有的。

但是赚到的钱,有很大一部分被Henry用来精进自己的运营水平。包括购买ERP软件,也包括经营自己的刷单资源。

从4月底至今,亚马逊大封号的风波中,Henry的3个店铺无一幸免,主要链接全部死光。在库商品总额超过50万,除了少部分通过一些渠道折旧转让,大部分都只能弃置。

“我在亚马逊上投入了太多太多的精力,现在让我收手,我很茫然。”

<p style="margin: 0pt 16px 25px; outline: 0px; max-width: 100%; clear: both; min-height: 1em; color: rgb(51, 51, 51); letter-spacing: 0.544px; text-align: justify; text-indent: 0 <footer>文章内容由作者创作,作者负责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出海易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未经作者和/或本网站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内容。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联系chuhaiyi@baidu.com,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文章来源:蓝海亿观,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出海易立场。</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