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营爆料:我为公司赚170万却遭辞退、威胁!真相是……

2022-03-01
1741
142

作者:贾锐杰
来源: 亿恩网

美国买家数据库试用

在此过程中,一些公司面临经营挑战,裁员在所难免,员工和公司的矛盾随之而来,部分甚至对簿公堂。业内运营李琦正是其中一位和公司产生纠纷的员工,其称,自己和公司共渡难关后,为公司赚取了170万的利润,现在公司却要直接将其辞退。

 

李琦认为公司该按照劳动法对他进行赔偿,公司则认为只需正常支付其工资。就赔偿问题,李琦和公司无法达成一致,后来李琦称老板对其进行殴打威胁,并曝光了公司信息,公司很快发布回复声明,进行澄清。一场跨境行业员工与公司的闹剧上演。

 

“为公司赚170万利润,却遭辞退及威胁”

 

11月24日,李琦向小编发来一则消息:

 

“我想曝光一家企业,****(深圳)有限公司,公司是跨境电商独立站卖家,因自己经营不善,挪用投资款填补私账,大额消费导致破产,为了赶走员工无所不用其极,工资拖欠得理直气壮。当初公司经历第一次危机,我没有选择离开,坚持和公司共渡难关。

 

今年我一共为公司赚取170万利润,9月份,因为某些原因,公司的广告账户被封了,导致订单一落千丈。

 

前不久,公司老板的女朋友假意为我介绍工作,我明确表示自己不想离职,后来老板女朋友说不离职可以,但是要接受降薪,因为没谈拢,公司直接让我走人。

 

我按照法律程序正常诉讼维权,老板以接受赔偿条件为由把我叫到办公室,进行威胁和殴打,当时办公室一共有6个人,其中一位是老板的亲戚,有散打经验。在办公室我被扇耳光和打了头部,手机被强行重置。

 

我理解公司在疫情时期的经营困难,但老板假意破产,实则是转移阵地,利用他人名义重新开公司。

 

李琦讲述了自己的情况,并呈现了自己今年为公司赚取近170万利润的细节。

 

跨境电商物流运营爆料:我为公司赚170万却遭辞退、威胁!真相是……

 

李琦称,被辞退之前自己底薪为2万,这是经历了多次爆单之后和老板王伟要求涨薪后的数字。9月份,公司广告账户被关之后就无法看到数据,自己只能拿底薪。此前,其拿到的最高月薪为6万多元。今年自己的提成加工资总计有20多万。

 

谈及工资问题,李琦直言:我个人很努力,周末基本不出去,一天24小时除了睡觉和吃饭,几乎都在看广告数据,今年爆单的那段时间,我基本每天凌晨3点多睡觉。公司不傻,发的工资完全基于你创造的利润。”

 

按照相关规定,公司辞退员工需要进行赔偿,李琦根据自己的情况进行计算,自己在公司工作两年,如果是正常辞退,赔偿是n(2)+1,即3个月的工资6万,加上拖欠自己10月和11月半月的工资3万,共计9万元。

 

起初公司要对李琦进行正常辞退,却不愿意赔偿,李琦认为这涉及到了非正常辞退,那么赔偿就是2n(2),即4个月的工资8万,加拖欠的3万,共计11万元。随后,李琦对公司提起了仲裁。

 

由于赔偿问题,双方发生了矛盾,李琦称老板将其骗到办公室,对其进行威胁和殴打,给了2万元(拖欠的10月份工资),并逼迫其签了一份结清所有赔偿的协议,还称撤销仲裁后再给其1万元。

 

李琦对公司的做法很是气愤,他发出了曝光一家无赖恶心企业的消息,随后这则消息在行业的一些群内被传播。

 

跨境资讯运营爆料:我为公司赚170万却遭辞退、威胁!真相是……

 

当事公司就“不实言论”发出声明

 

李琦及同事发出的消息在行业中传开后,其所在公司迅速回应,表示就不实言论信息及事件做出官方声明。

 

跨境电商运营爆料:我为公司赚170万却遭辞退、威胁!真相是……

(当事公司声明部分内容截图)

 

声明表示:

 

1、事件当事人李琦,于2019年底以5k薪资小白岗位加入公司,在承受长达一年的亏损中,公司不断调组,教授运营推广,后因业绩不佳,由深圳宝安分部调回南山分部,归到张冬冬组任组员,经公司诸多账号、预算、物流采购客服通力扶持,才有了些许成绩,薪资不断上涨至数万,提成更是单月高达9万。

 

该公司表示,这样一个管理团队眼中的自己人,毫无感恩之心,无视公司帮助扶持,浮躁膨胀,想当然地认为自己能力爆棚,并接连发问:没有公司大比例的提成制度、账号等资源倾斜,此人年收入能否达20万以上?能否买车?能否租得起6000/月的房子?

 

2、当事人张冬冬,为前某独立站大卖辞退员工,在当事公司成长,薪资二连跳至15k,长期亏损业绩不佳,但公司认为其人品尚可,留任培养期待爆发,此人已于11月自行离职。

 

声明称,公司成立3年来,从未拖欠过任何人工资,均为每月15日连同底薪提成一起发放。此次事件两位当事人大量恶意言论、唆使微信好友转发至各大微信群,给公司带来了不可挽回的损失,公司将收集固证,追究两位当事人法律责任。

 

根据声明,该公司于11月发现李琦电脑钉钉中与同事安某的不雅聊天记录,认为李琦工作期间道德作风败坏,对待工作玩忽职守,膨胀至极,不屑与之为伍,决定与其解除劳动关系。安某也已于11月自行离职,工资已结清。

 

同时,该公司对流传消息中诸多不实做出澄清:


1、关于投资款:投资款为公司公账入账,公账出款均为公司长期合作供应商及发放员工工资,创始人只拿每月薪资,公司账务均有年度审计,私人无权挪用。大额消费更谈不上,创始人所用保时捷为2018年购买,当时公司还未成立;

 

2、公司从未要求任何员工降薪,反而为李琦等人介绍至上市公司任职,李琦因学历和资历无法达到对方要求,且对方薪资不如本公司高,无果后滋生仲裁赔偿事端;

 

3、创始人并未对李琦有任何暴力倾向,对孕妇(安某)恶语相加不成立,因安某当时并不在场,整个过程也未提及安某任何情况,何来威胁腹中孩子一说?

 

公司收到李琦的劳动仲裁后,李琦将赔偿金由一个月(工资)涨价至6万,后又涨至9万,在11.20日已结清(有结清证明),李某拿到工资及赔偿后仍不依不饶,争取更多,如此贪欲任何公司都无法接受,11.22日李琦唆使张冬冬对公司进行恶意中伤。

 

4、关于保镖:赵某2018年加入公司,为创始老员工,负责物流仓储。赵某为前国家散打专业队退役人员,大量比赛致使伤病无数,其为公司服务至今,勤恳尽职,从未无故招惹事端,如真像李琦所言被威胁殴打,(以)赵某192(cm)的身高我想此刻他们应该在医院,而不是仍在滋事。

 

5、关于龙华公司:公司龙华团队于2021年7月设立,所有团队内成员均和公司(总部)签订劳动合同、建立劳动关系,为照顾龙华团队住在龙岗距离较远,才把办公地点设在民治,方便员工上下班,转移之说何来?小道消息便恶意编造传播,让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以为公司是多么十恶不赦的企业,如此居心无非是为了钱。

 

李琦回应:是合理索取赔偿

 

针对公司发的声明 ,李琦也进行了回应。并提出了以下几处疑点。

 

一、日期写错,没盖公章

 

针对公司发的声明,李琦认为存在两处问题:1、本来是11月的事情,公司却在开始日期那里写10月22日,可见对此事敷衍;2、作为一个公司,发声明居然不盖章,何来的可信度?

 

二、关于长达一年的亏损

 

李琦称,自己于2019年11月底入职,3个月期间曾有两次起量操作,第二次是在过年期间,公司一直没给充值广告费导致广告和网站死掉。2020年4月,李琦经历了第一次爆单,而后的月份都是净赚没有亏损,不存在长达一年的亏损。爆单之后公司前HR向老板提出给其涨薪。

 

李琦记录了2020年其为公司创造的净利润如下:

 

跨境资讯运营爆料:我为公司赚170万却遭辞退、威胁!真相是……

 

此外,李琦还提供了4月份爆单后发工资的银行流水。(4月工资为5月发放)

 

出海资讯运营爆料:我为公司赚170万却遭辞退、威胁!真相是……

 

“如果我能力有问题,或者没有赚钱,公司为何要给我涨薪发提成?”李琦对此表示无语。

 

三、薪资不断上涨至数万,提成单月高达9万

 

没做出成绩的时候,我从来没提过涨薪都是连续爆单几个月的时候才根据市场行情合理提出涨薪要求,而且每次涨薪都被老板设门槛,要求我持续盈利,每个月做到20万利润才答应涨薪。所以我的薪资是自己一点一滴奋斗出来的,绝对合理!”李琦对涨薪进行了回复。

 

此外,公司还提到其单月提成高达9万,对此李琦表示我最高一个月为公司盈利40多万,拿到手的最高提成加底薪共计6万多元。

 

四、从未拖欠过任何人的工资

 

对公司提到的从未拖欠过任何人工资一说,李琦并不赞同。其介绍了自己和同事的情况,本月20日之前,自己的工资只发到9月份,10月中旬发了9月的底薪。

 

跨境电商平台运营爆料:我为公司赚170万却遭辞退、威胁!真相是……

 

对其他离职员工的情况,李琦也有一些了解。他表示,其他人也有工资被拖欠的情况,大家还相互打听发工资的进展情况,并称要集体讨薪。离职员工皆可作证,银行工资流水一查便知是否有拖欠工资的情况。

 

拖欠员工工资之外,李琦还道出了一些其他情况,他称公司也有拖欠供应商钱款的问题,此前还曾被供应商上门催债。

 

五、侵犯员工隐私

 

李琦认为公司侵犯了他的隐私,任意看他私人的聊天内容。他明确表示,自己在网上的聊天是属于男女朋友之间的私人聊天,并未影响工作和公司,自己正常聊天内容却被公司偷看,还以此为据说他道德作风败坏,这是在混淆大家视线,想必是公司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回击的方式,所以不得已的情况下,拿出员工的聊天隐私来作为澄清。

 

六、合规索取辞退赔偿

 

李琦本意是不离职,但是根据其表述,老板的女朋友汪晴主动为他介绍工作,后又让他离职。李琦认为这属于公司辞退员工,员工理应得到辞退赔偿。

 

李琦称,本人所索取的辞退赔偿是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劳动法第47条规定,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计算,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此外,用人单位辞退员工属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要按照经济补偿标准的二倍向劳动者支付赔偿金。

 

按照李琦计算,其在公司工作两年,公司应该向其赔偿8万元,加上拖欠的3万,共计11万元。这些都是合情合理合法的。

 

公司自知理亏,故约我11月20日在公司见面,答应我的合法赔偿,并签署结清协议。没想到在公司老板却对我进行殴打,并逼迫我签署结清协议、录视频、写下家庭住址。而后把我手机记录清空,恢复出厂设置。用公司公账转给我2万,才让我离开,并说11月22日撤诉才把拖欠的1万工资转给我,只字不提赔偿问题。”李琦表示。

 

当事公司创始人:这样恶意抹黑,做得太绝

 

为尽量还原事件,小编联系到了当事公司创始人王伟,他对此事做了全面回复。

 

李琦是经人介绍到公司工作,当时他并不了解独立站跨境电商是什么,入职后从小白到入行,李琦逐渐有了一些能力和业绩。

 

2019及2020年,公司业绩较好并拿到投资。2020年下半年,公司开始从爆款模式逐渐转型垂直,但做得不太好。原因是以前做爆款,员工思维固化,推广等各方面仍是爆款思维,而用这种思维很难推起品牌的固定产品。

 

转型后公司在品类上做了一些调整,根据李琦之前跑得较好的品类为其分配了品牌,希望按照垂直站进行打造。王伟说,李琦没有做起来,跑爆款习惯了一定不知道怎么做品牌,不止其公司,几乎所有公司都是这种情况。公司为其招了文案翻译,希望从文案本地化着手,但后者工作效果不理想。

 

爆款组转型成品牌很难,在这个过程中有人会掉队,公司考虑对李琦所在组全体裁员。在李琦的去处上,王伟推荐他到上市公司任职,但李琦不愿去,简历也未达对方要求。离职已是必然,李琦希望拿完赔偿再走。

 

“他一开始说就是一个月(工资)算了,后来因为沟通没有太好的结果,就涨到了6万。他仲裁了以后,我问他希望赔偿多少,他说9万,那我觉得有点狮子大开口了,在公司现在这个时候。在沟通仲裁这个事情之前,我一直认为他是自己的人。”

 

王伟表示,赔偿从一个月(工资)的到9万确实承受不了,他没有那么多钱去做补偿,能做到的就是付基本工资。“有一部分表现比较好的员工,我会给1个月的赔偿,其他的99%的员工都是不要赔偿,因为他们清楚我的为人,也知道公司确实现在比较难。”

 

接到仲裁电话后,20号王伟约李琦到办公室谈,当天公账转账2万元,现场已签结清证明。“他也同意这个钱就连工资提成赔偿一起结清。”

 

对于李琦提到的殴打,王伟表示,当天骂街是有的,但冲突打人没有,也没有重置过李琦的手机。“我们有给派出所报案,4个人都做了笔录,派出所是不承认他这个说法的。因为没有证据,派出所是不立案的。”

 

对于李琦所说“今年为公司赚取近170万利润”,王伟表示绝对没有,从运营数据表看约为80-90万。

 

“他只算营收数字,成本呢?他的货很多是一次性定6000件那种,卖不完的库存都是公司在帮他承担,还有退款13万美金。成本上,他采购价按10多块,我们实际采购价20多,工厂交不出货,不加价人家根本不给出。物流费今年涨上天了,比去年多一倍都不止。”

 

对于其他问题,王伟也分别做了回应:

 

1、龙华公司只是一个分点,那边员工都是和公司南山总部签的劳动合同;

2、公司业务模式转型,目前正常运营,不存在所谓倒闭情况;

3、挪用投资款是违规操作,不曾有过;

4、不欠任何员工,工资实际到账时间是15-20号之间,有时晚一两天也正常,因为要核算退款。

5、供应商方面,公司成立至今一直是现金采购,不存在拖欠。

 

王伟表示,对待公司员工他并不苛刻。

 

公司提成最早为3-8个点,之后调到10个点,之后调到5-20个点,基本按毛利计算,刨除买货价、配套手续费、店铺手续费、广告费及退款,就是应拿提成部分。高提成之下,有员工一月拿到29万提成,尽管之后有30多万美金退款,提成也已如数发放。

 

王伟说,员工有困难,创始人会鼎力相助,此前有员工借款数万至今未还,员工小孩上学也予以支持,员工结婚6000元红包、南昌员工结婚3000红包,也曾为某运营购买iPhone手机等。

 

目前,李琦的劳动仲裁仍未撤诉,他说:“打工人作为一个弱势群体,非必要不会和公司发生冲突。我们只是想自己的合法权益得到保障。这次想提醒各位打工人我们不惹事但是不能怕事,遇到不公平一定要保护自己团结一致抵制这种不公平行为。”

 

王伟也很郁闷,他认为李琦弃公司此前的高提成和优待不顾,仅考虑个人,全然不看公司当下困难。“对于这样一个以真心相待的人,我们换来了如此结果,同行工资达不到业绩数次降薪、一个季度发一次提成,创始人如此照顾大家感受,体谅大家的生活不易又换来了什么?吵也吵骂也骂了,但是你这样去恶意抹黑我,这个事情是不是做得太绝了?”

 

在业内,员工与公司的纠纷并不罕见,原因大抵是不同立场下的利益冲突。文中这件事,你怎么看?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文章内容由作者创作,作者负责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出海易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未经作者和/或本网站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内容。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联系chuhaiyi@baidu.com,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文章来源:亿恩网,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出海易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