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打底裤月销几百万,速卖通卖家买独栋办公楼,却遭“义乌速度”反噬

2022-03-11
1485
180

作者:蓝海亿观网
来源: 蓝海亿观

美国买家数据库试用

义乌是世界闻名的小商品市场,许多跨境电商卖家,在这里实现了“发财梦”。

一款产品在电商平台走红后,义乌的工厂和小作坊,可以连夜出货,第二天输送到国内外。一些卖家靠着一款爆款的产品,3天内可赚几十万元,一条爆款打底裤,月销几百万元。

然而,义乌速度,不仅是制造的速度,也是模仿的速度,一款好产品出来后,会被迅速跟风和模仿,使众多卖家很快陷入价格战,最终遭到了义乌速度的“反噬”。

然而,对于“义漂”跨境电商卖家来说,想要在义乌扎根,就不得不考虑几个现实问题:

●“义乌速度”的高光,也限制了卖家品牌的发展。

●低技术含量产品,如何维持竞争力?

●卖家如何摆脱“义乌困境”?

▌24小时10万件“冠军同款”,3天内赚30万

义乌速度,世界闻名。一件爆款小商品,往往能够在很短时间,由义务的工厂生产出来,然而输送到市场。

2021年东京奥运会期间,杨倩问鼎冠军之后的1个小时内,其同款小黄鸭发卡意外爆火,上了热搜。

在24小时之内,义乌就生产并发货10万件“冠军同款”。高峰时段,义乌的工厂们每秒派发出6只小黄鸭发卡。

电商平台一条打底裤月销几百万,速卖通卖家买独栋办公楼,却遭“义乌速度”反噬

(图源:澎湃新闻)

与此同时,东京奥运会结束不到两周,兵乓球运动员伊藤美诚的表情周边产品,也被快速生产出来。

b2b一条打底裤月销几百万,速卖通卖家买独栋办公楼,却遭“义乌速度”反噬

而国庆期间爆红网络的“鱿鱼游戏”,也没能“逃过”义乌的速度。

一位义乌工厂主调侃称,整个10月,义乌每4家塑料加工厂,就有一家在做“鱿鱼游戏”面具。

工厂主邓雍表示,10月2-9日期间,他就接到了46副“鱿鱼游戏”塑料面具的订单,随着时间推移,订单量越来越大,尤其是万圣节之前。

仅10月22日,邓雍的工厂就交付了十几万个面具,都是送往国外的,相当一部分卖回韩国,在本土电商平台Coupang上卖得异常火热。

跨境电商平台一条打底裤月销几百万,速卖通卖家买独栋办公楼,却遭“义乌速度”反噬

(鱿鱼游戏在韩国电商平台Coupang大火)

亚马逊卖家分到了更大的蛋糕。一个卖家三天内就售出了2000多个黑色面罩,从这波擦边球的销售中,赚了30多万元。

出海一条打底裤月销几百万,速卖通卖家买独栋办公楼,却遭“义乌速度”反噬

义乌快速交付的速度,吸引了不少跨境电商从业者。

亚马逊卖家刘寅就是其中的一个。

2018年,刘寅带着对跨境电商行业无限的憧憬,在义乌租了一间单身公寓,开启了自己的亚马逊之路。

刘寅的英语并不好,产品描述全靠翻译软件协助。

但是义乌遍地的小工厂,让刘寅在选品上获得了极大的便利性。产品风向稍微变化,刘寅总能第一时间找到有供货的工厂。

经过三年的奋斗,刘寅每个月能够出6-7万美元的订单。

25岁的Lazada卖家Ethan,也在义乌经历了从创业初期选品不对,导致库存积压,资金流差点断裂,去面馆吃10元的素面吃,却“刷爆”4张银行卡的窘境,到2021年“双十一”爆单近万单,月GMV稳定在15万美元上下,日销量1500单的全过程。

跨境出海一条打底裤月销几百万,速卖通卖家买独栋办公楼,却遭“义乌速度”反噬

(图为:25岁的Ethan 图源:Lazada东南亚电商)

义乌还诞生过平台冠军级的大卖家,比如速卖通打底裤冠军品牌Qickitout。

2014年,Qickitout品牌在义乌青岩刘村一套两室一厅的民房中诞生。老板金尧是义乌本地人,做过两年情趣用品外贸生意,赚到了第一桶金。

那两年,海外打底裤品牌Black Milk推出了《吃豆人》、《俄罗斯方块》、《星球大战》等元素的打底裤,在Instagram上大火,收获了100多万粉丝。但是国内卖家却没有意识到“花裤子”的商机,大部分卖家出售的打底裤,仍旧以纯色为主。

瞄准这个市场,金尧果断下注,通过速卖通转型卖“花裤子”。

彼时,全国女性穿的打底裤,80%出自义乌,这里有着良好的供应链基础。但核心印花技术,却没有一家工厂掌握。

金尧不得不跑到广东,买下印花机器,这才在义乌租下一间小作坊,开始生产印花打底裤。

而花色打底裤在速卖通上架后,一开始就卖爆了。最开始月销售额就有数万美元,没过两年,月销售额就涨到了数十万美元(几百万人民币)。

赚得盆满钵满的金尧,还在义乌市靠近市中心地带买下了一整栋办公楼。

2017年,Qickitout正式成为速卖通打底裤类目的第一名,坐实了“龙头”的地位。

跨境电商一条打底裤月销几百万,速卖通卖家买独栋办公楼,却遭“义乌速度”反噬

(图为:Qickitout速卖通店铺情况)

不过,Qickitout在发展顺风顺水之际,也遇到了问题。

2017年,Qickitout以印花打底裤制霸速卖通平台没多久,其义乌工厂周边,很快就竖起一个个“3D印花”招牌,义乌嗅觉敏锐的小作坊们,从来不会错过任何一个发财的机会。

也就在同一年,Qickitout被迫卷入到十分严重的价格战当中。

一些小作坊制作一个款式,能够将做工成本、面料成本压缩到极致,比Qickitout还要低2-3美元。

“有一天,我在速卖通上看到一条常规款印花打底裤,售价在2-3美元之间。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不可能。”

据Qickitout速卖通运营人员赵碧湘介绍,Qickitout一条打底裤的成本就要3美元,售价往往在6美元左右。

为了搞清楚原因,赵碧湘下单了一条,结果发现质量与Qickitout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跨境电商一条打底裤月销几百万,速卖通卖家买独栋办公楼,却遭“义乌速度”反噬

(图为:Qickitout在速卖通上的产品价格)

由于不敢随便降低面料质量,Qickitout只能通过加快生产速度来摊平成本。但随即,问题也跟着来了。

生产速度加快,还是带来了一系列的产品质量问题,比如走线不直,线头不达标等等。这一系列问题,给Qickitout带来了不少的负面评价。

幸亏金尧在狠抓质量上下了功夫,才让Qickitout声誉得以挽回,再度赢回老顾客的信任。

而上文提到的刘寅,则没有Qickitout的实力,只能暗淡退出义乌。

商人的嗅觉总是灵敏的,每当刘寅挖掘到一款爆款产品,卖不到一个月,平台上就充斥着各种竞争对手,刘寅不得不卷入无尽的价格战中。

“现在所有产品的客单价都很低。最高的一笔6.99美元,感觉很累人。”

据刘寅介绍,3.99美元、4.99美元的客单价,在他的店铺里是常态。厌倦了价格内卷,刘寅已经打算放弃在义乌租的“小破房”,明年准备到深圳去继续发展。

▌义乌速度的“反噬”

本该被卖家所依赖的“义乌速度”,反而成为了制约卖家成长的因素。

亚马逊卖家李铭向《蓝海亿观网egainnews》反馈,在义乌发展,很难做出具有影响力的品牌。

“义乌的产业链真的很牛!业内一直流传这样一句话:在义乌没有找不到的货源!这很好,也很不好。

据李铭介绍,义乌供应链过快的反应速度,让产品开发难度大大增加了。

2019年,李铭靠着多年经验开发出了一个小爆款,开模、改款、测试花了半年时间。让李铭没想到的是,他的这个爆款卖不到2个月,亚马逊上就开始出现大量竞争者,许多产品跟他的爆款在外观上相似度达到90%以上。

李铭自知这是无法改变的现状,在义乌,只要一个产品好卖,第二天,整个村就都在生产这个产品。

想要在义乌打造出自己的专利产品,难度太大了。

陆兰的遭遇更让人难以接受。作为一个有设计技能的产品开发人员,陆兰时不时会把自己一些设计稿放到网上询问网友修改意见。

然而,当他完成一个车载挂钩设计图,想要到工厂开模,申请专利的时候,却发现义乌已经有一些工厂在生产类似的产品,功能停留在他终稿前一两稿的水平。

“当时我挺懵地,因为我对这个产品的改进速度还是挺快的。终稿的前一稿刚刚在网上发布不到2天的时间,已经有人生产出实物了。”

陆兰也承认,他将设计稿放到网上的行为很不妥当,但他并未想到义乌当地的工厂反应速度这么快。

“除了佩服之外,我也觉得挺心寒的,在这里,自主开发、创新的生存土壤很差。

发达的生产力、高效的市场响应速度背后,义乌跨境电商企业的马太效应越发明显。

优质的企业在形成规模化、品牌化方面具备了庞大的能量,而中小卖家则在“模仿”“跟风”中打转,想要自主开发爆款,打造品牌,难度越发困难。

▌小商品“养活”一城人

义乌的产业集聚形式很有趣,不是按照传统的区域,而是以村或小区为单位形成一个产业链。比如义乌的永胜小区做纸,在里面你能找到各种各样的美术用纸。

<span style="outline: 0px; max-width: 100%; font-size: 15px; letter-spacing: 1px; overflow <footer>文章内容由作者创作,作者负责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出海易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未经作者和/或本网站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内容。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联系chuhaiyi@baidu.com,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文章来源:蓝海亿观,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出海易立场。</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