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人团队公司接连倒闭,跨境圈年终裁员潮来了

2022-03-01
868
169

作者:晶晶
来源: 亿恩网

美国买家数据库试用

一位广州被封号卖家表示,其所知的跨境电商公司中10家有4家倒闭,原因主要是封号、经营不善等,这些公司的团队规模均在百人以上;另一些境况不佳的公司,已通过减员瘦身、更换品类等方式断尾求生。

 

卖家们开始讨论如何节省成本、辞退员工,运营被辞退反馈增加,一些小型企业无声解散。行业形势变化下,年初十分吃香的运营人员开始被重新遴选。

 

广州卖家受挫,10家公司或4家倒闭

 

李先生是广州跨境电商卖家,公司在亚马逊、eBay、Shopify等国内外几个平台上经营,200多人的团队一年可做出几亿的销售额。

 

今年4-5月左右,李先生公司的亚马逊主账号突然被封,无数资金被冻结,成为封号潮命中的第一批卖家。

 

被封号的头部卖家大多在深圳,业内观点认为,深圳的运营打法过于狂野,而广州卖家求稳,在这次事件中少有波及,李先生否定了这一点。

 

“我所了解的广州其实挺难的,我认识的跨境电商公司当中,10家有4家都倒闭了,团队基本都在100多人以上。有些公司租了整个一层应该有300多人,现在一层全消失了。”究其原因,四成在封号,六成是利润降低难以支撑。

 

跨境电商100人团队公司接连倒闭,跨境圈年终裁员潮来了

 

封号后第一时间聘请律师,与亚马逊工作人员交谈,但没有任何成果,后续与平台方面也无法沟通。“平台认为,中国所有的封号账户只有一个特点,就是刷单。” 李先生说。

 

对此他并不完全认同,在他看来,除了刷单这一常见原因,亚马逊还有多个判断点,例如夸大营销等。此外,疫情造成发货时间延长,客户无法实时确认收货;国外快递工作人员时常罢工,无法实时追踪货件物流轨迹,这对商铺评分和信誉都有一定的影响。

 

“头部卖家比如深圳做电子的,和我们的状态一样,基本最后都是一刀切。后来听说深圳他们的商会找到亚马逊中国区负责人了,说是去沟通,还是沟通不了,因为那边所有事情都是以亚马逊规则、以国外法律为主,我们没有办法。”

 

对于账号情况,李先生很悲观。封号卖家们曾多次寻求解救,但没有收到任何资金的消息。不过他还抱有一线希望,认为资金会冻结一段时间,只是时间长短尚无法确定。

 

还好,此前被扣押的库存正在回来。李先生介绍,货被扣几个月后才能往回发,但并非一次性完成,而是多批次陆续退还。亚马逊需进行退回审核,手续繁多,漫长的退货期让他有些烦躁,直到现在,其公司的货物还在退回中。

 

去年,李先生公司业绩超出预期20%-25%。如今主账号被封,子账号流量有限,亚马逊上的销售额锐减6-7成。由于品类分散,相比其他封号卖家,这个损失比例还不算太高。往年,李先生的公司需提前一年为黑五大促备货,但封号之后,对这个黑五几乎不抱希望。

 

李先生公司一样,广州很多工厂是做B2B贸易起家,之后发展为线上线下结合模式。看到一些甜头后,在工厂方面较保守的老板们,在运营方面尤其是线上渠道比较冒进,因此封号对他们的影响并不小。

 

李先生表示,聊天中能感觉到大家都很惆怅。一些公司倒闭,另一些则将规模缩到很小,不再走量,转做快消品牌或利润较高的品类;也有商家回到了纯工厂模式,靠传统的B2B贸易保命。

 

为求生做内部优化,运营团队砍一半

 

受封号事件冲击,多位卖家开始调整销售策略,通过多平台和独立站逐步降低对亚马逊的依赖。李先生身边多位卖家正在着手自建站,他认为长痛不如短痛,独立站虽有风险,但规则自定,较平台经营有更强的可控性。

 

跨境出海100人团队公司接连倒闭,跨境圈年终裁员潮来了

 

SHEIN、Cider等巨头的成功为不少卖家种下了独立站梦,“现在国内有大把人去入驻Shopify,有的确实做得很好。” 李先生说,“我看到好多人都在买独立站服务,我们是自己搞团队招人开发做,为什么不去买呢?它跟实际业务的匹配差距比较大,框架形式没有办法平台化,而我们希望以后的独立站能逐渐平台化,并有一些入驻。”

 

现阶段,按照货品和已有买家,李先生公司主要做欧洲独立站。长远来说,他们希望建立一个综合独立站平台,通过SAAS模式为卖家提供服务。李先生表示,做独立站是“没办法”,因为平台难做,原因有两点:第一个是封号,第二个是中国卖家的压价。

 

“说实话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挣钱的。你定价高了卖不出去,定价低了加上物流费仓储费你都在赔钱,人民币还在升值。今年我们的定义就是,做跨境电商不亏钱就叫赚

 

但亚马逊流量充沛,是卖家不能放弃的阵地,于是李先生公司在原业务基础上做了转型:

 

1、不压货。此前一个单品就压了不少,在封号刺激后,公司开始走不压货的策略。

2、品类转变。之前有做一些产品,但海运价格已接近此前的空运,物流费用让跨境电商几乎没有利润,却还要跑量,于是目前开始品类转型;

 

李先生分析,受封号或经营困难影响的卖家们之所以现在还能在亚马逊上生存,原因就是做了内部优化,此前几百人的运营团队现在可能砍掉一半甚至更多,从内部节省成本。这就是运营人员面临的裁员。

 

相比年初的炙手可热,下半年不少运营担心会被降薪裁员。到了年终,运营群体中被辞退的消息开始频繁出现。

 

有运营感慨,一个大学同学今年刚转行进入亚马逊,才过了半年,几百人的公司就剩下几十个人;10月底,所在公司通知还要继续裁员。

 

一位行业大V表示,几个朋友都开始讨论如何节省成本、如何辞退员工等话题。2021年没赚到钱,年底开始公司将减少无用的或低产出的人员,优化团队。12月底,有卖家称华南城某跨境大卖开始第二波裁员,只保留干活的人员。一位正在卖力清货的运营,被告知月底将被辞退。

 

一位运营许愿,2022年最大的目标就是不被裁。“下午同事跟我说,同组业务被经理劝离了,她预感自己也快有结果,果然刚刚接到电话落实被裁的消息,昨天身后坐着的一个小妹子也被裁了。疫情下世界经济放缓,公司变相裁员,别以为自己了不起,可以随意跳槽。”

 

同时,小型公司解散的情况也逐渐增多。

 

一个运营表示,月底被辞退了,原因是公司不打算做了。另一位也表示,公司已经撑不下去,可能年底就要彻底解散。“今年真的很难,好不容易旺季回了点血以为公司能熬下去了,店铺又出事了,钱全搁里面了。建议大家还是找中等以上的公司,小公司真的说散就散。”

 

在不少公司瘦身过冬时,一小部分公司却在积极招聘扩张,原因是今年赚到了钱,资金充裕。进入新的一年,这些公司大概率会继续扩大盈利。

 

倒闭、裁员现状之外,跨境电商从业者目前的另一个关注点是年终奖。

 

全年拿底薪,年终奖不敢想

 

受限于大环境,2021年很多跨境卖家业绩出现下滑,甚至部分公司出现倒闭和亏损的情况。因此,很多跨境从业者被裁员,依然在职的同行表示:年终奖是什么,想都不敢想。

 

当前,跨境从业者对年终奖话题展开热烈讨论,一位业内人士感叹,去年这个时候,公司已经发了年终奖,今年还静悄悄的,不知道还有没有年终奖。

 

随后,很多同行表示羡慕,今年做亚马逊的这么难,你们竟然还有年终奖,我从来没拿过。更有亚马逊运营直言,做亚马逊以来没拿过年终奖。更多跨境从业者关于年终奖的反馈如下:

 

“——几年没拿过年终奖的人飘过;

——羡慕你们,居然还有年终奖;

——已经五个月没拿过提成了,还年终奖;

——公司是算提成,不能同时拥有年终奖;

——年终奖是什么,还没拿过;

——来公司两年了,年终奖这个东西,可能只在梦里见过;

——今年都不好过,别说年终奖了,领导层都被要求自动降薪;

——不要问年终奖了,效益不好,没开掉就算万幸了 ;

——年终奖是没指望了,把压了一年的提成给发了就谢天谢地了;

——年终奖不敢想,两个月才发一次工资,只希望能在年前把抽成和底薪发了。”

 

根据众多反馈来看,很多跨境人今年没有年终奖,不过也有公司老板表示,今年效益不好,销售额和利润都严重下滑,不过员工辛苦一年,还是要发一点年终奖让大家开心一些。

 

如上述老板所言,有一些公司是有年终奖,一位从业者表示,公司的年终奖是全年净利润的1.5%。另一同行称,去年6个人销售额1亿多,业绩奖总共6W,年终奖多1个月底薪。今年每人定目标300W美金起步,没人达到目标,所以没有业绩奖,年终奖是1个月底薪。

 

年终奖为1个月底薪,就是不少业内公司使用的十三薪制度,即年底多发一个月底薪。部分跨境从业者证实,公司不会发年终奖,十三薪就相当于年终奖。

 

出海资讯100人团队公司接连倒闭,跨境圈年终裁员潮来了

 

对于发放年终奖的公司,发放的形式也不一样。根据相关反馈来看,业内跨境电商公司发放年终奖的形式有以下几种:1、年前全发;2、年前发一半,年后发一半;3、年后上班后发放;4、年终奖分三次发,第二年的年初,年中,年尾各发一次。

 

无论什么形式,能放年终奖的当属相对较好的公司。大多跨境公司2021年不发年终奖,“打工人”的期待变成了:拿到该发放的提成。然而,最惨的一波跨境从业者竟然连提成都没有。

 

跨境电商行业的运营基本都是底薪加提成制度,很多运营依靠业绩提成存钱,但是由于2021年业绩不好,一些公司又受到封号的影响,业内很多运营的提成大打折扣,有部分运营甚至一整年都没有拿到业绩提成。

 

一位运营人员称,今年全年底薪,吃喝拉撒总共存下不到一万,希望明年会更好。另有同行表示,全年无底薪太真实了,说的就是我吧。有人调侃,你们可能不知道一年都没有吃到提成,只吃底薪是什么概念,我们一般会用五个字来形容这种人:亚马逊运营。

 

全年只拿底薪的跨境从业者只占小部分,但更多人面临着提成大幅缩水的现实。2021年,很多跨境从业者辛苦一整年,有人只拿底薪,有人不敢奢望年终奖,甚至有人担心被裁员。

 

投票:大家的2021年过的怎么样?有没有年终奖呢?

 

1、不知道年终奖是什么,没拿过

2、有年终奖,分几次发放

3、只有十三薪

4、一整年只拿底薪,没被裁员已是万幸。

 

相较于跨境从业者年终奖的惨状,和行业紧密相连的航运公司可谓豪气冲天,一些公司发放的年终奖数额也令人实名羡慕。

 

40个月年终奖后,船公司还要接着发奖金

 

2021年,多家航运公司的业绩迎来大爆发,在发放年终奖方面也是大手笔。有消息称,长荣海运的年终奖发放了40个月工资,其员工直呼:没有见过这么多钱。

 

据信德海事网进一步消息,长荣海运今年发放年终奖金的范围是35到40个月的工资,具体金额视表现而定,资浅的员工大多领35个月。公司新进员工平均月薪4万余台币 ,以这次较低的35个月水准计算,年终奖可领到近150万台币。若以10年以上老员工来看,领40个月没有问题,试算一个员工年资10余年,月薪约6万多台币,换算以后年终奖金达近250万台币。

 

员工拿到40个月年终奖,管理层奖金会更高。有媒体报道,长荣海运高层经理领了82个月年终奖,总金额突破1千万(新台币)。一位知情货代透露,80个月年终奖确有其事。

 

继发放高额年终奖后,长荣海运还要接着发奖金。有报道称,长荣集团董事长张国华日前表示,2022年7月股东会后,员工还将收到一笔奖金。不过,奖金具体数额和发放原因并未透露。

 

在发放奖金方面,长荣海运的豪气,来自于其业绩大增,获利颇丰。根据国际船舶网消息,长荣海运2021年获利超过2000亿新台币(约合人民币460.83亿元),其中一半以上的获利来自于国内市场。跨境卖家贡献不少!

 

目前,长荣海运在国内运载量最大的5个港口分别是上海、宁波、深圳盐田、山东青岛和福建厦门。得益于疫情后制造业快速复工复产,出口增长,今年长荣海运主要航线集中在亚洲,最大市场就是国内。长荣海运看准国内是疫情后唯一生产最充足、出口不断稳定增长的市场,集中船队将中国至北美、欧洲的航线作为主线。

 

实际上,2021年国内出口行业对船运的需求大幅增加,集装箱价格翻了数倍,特定时间段更是一柜难求。跨境卖家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海运成本猛增,运费贵到飞起。有从业十年的货代表示:“从未见过这么高的运价,也从来没有这样的行情。”

 

被推高的运费,令多家船公司赚的盆满钵满。部分航运公司去年一年就赚了过去十年的钱。

 

2021年前三季度,几家航运公司创造了破纪录的好业绩:中远海运的净利润达695.9亿元,这一数据是该公司自成立以来的最高点;赫伯罗特实现净盈利67亿美元,超过该公司此前五年的盈利总和;马士基净利润达到55亿美元,高于其有史以来最好的年度利润。

 

不仅如此,后续这些公司可能还会更赚钱。2021年11月份,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发布报告称,由于需求旺盛、设备和集装箱短缺以及港口拥堵等因素,预计海运运费仍将维持在高位。

 

船公司赚了钱给员工发高额年终奖,长荣海运员工拿40个月奖金的消息迅速传播开来,一度登上热搜,在跨境卖家圈这个消息迅速刷屏,看看自己的年终奖,再看看别人的年终奖,跨境从业者羡慕不已。

 

跨境卖家们称:“辛辛苦苦工作了一年,都给货代船司打工了。卖家的钱全被货代和物流赚了,暴涨的物流费吃掉很多利润。”另一业内人士感叹:“船东吃肉,货代喝汤,卖家嚼渣!”

 

跨境电商在疫情拉扯下前进,2021年,跨境卖家难逃运费上涨,利润大幅下滑的魔咒。在平台管控升级背景下,部分卖家账号在整顿中被封杀,业绩大受影响,很多跨境电商公司裁员自救,不少跨境从业者失去工作,年终奖更成了这个行业的奢望,这一年很多卖家都在感叹:“太难了!”

 

新的一年,运费上涨或将持续,平台整顿仍没有按下暂停键……对于跨境卖家而言,2022仍是颇具挑战的一年。


文章内容由作者创作,作者负责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出海易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未经作者和/或本网站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内容。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联系chuhaiyi@baidu.com,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文章来源:亿恩网,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出海易立场。